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280章

-

謝柏庭心累的很,以為他想留下呢,他留在這裡還不是為了等蘇棠。

可彆人不這麼認為,隻覺得他是擔心雲葭的病情,守在信王府等她病情好轉。

逼的謝柏庭隻能撒謊道,“我每日要泡藥浴,還需施針,一日不能間斷,我必須要等賈大夫一起走。”

這個理由成功堵住了蘇寂的嘴,蘇寂道,“賈大夫脫不開身,你怎麼辦?”

“先等著吧,”謝柏庭繼續落子。

蘇棠在怡蘭苑吃的午飯,又吃了晚飯,天際晚霞絢爛,她知道自己這一晚是很難休息好了。

雲葭下午服藥後退了些燒,但不到半個時辰又燒了起來,人燒的開始亂說胡話,一個勁的喊“柏庭哥哥”,喊的蘇棠真想抓她起來問問,她當真是喜歡謝柏庭,還是不服氣謝柏庭娶了她之後對她愛答不理,那種態度刺到了她的自尊心,才這般固執。

她要真喜歡謝柏庭,就不會怕替他守寡了。

再一次幫雲葭退熱,蘇棠也累的坐那兒不想動了,信老王爺走進來,向蘇棠道謝,然後道,“今日真是辛苦賈大夫了,我讓管事的送你去謝大少爺那兒。”

蘇棠詫異,謝柏庭居然還在信王府。

這會兒冇事,她也不想在這裡乾坐著,便起了身。

雲三太太忙出來,她怕賈大夫走了,她女兒病又嚴重,道,“賈大夫,你不能走......”

才說了一句,信老王爺臉就陰沉了下來,“你還想賈大夫在怡蘭苑守一夜不成?!”

“王府就這麼大,葭兒要真有事,再請賈大夫過來便是。”

人家賈大夫可不是宮裡的太醫,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便是太醫,也冇這樣不把人當人的。

蘇棠跟著管事的走了。

屋內,謝柏庭坐在那裡喝茶,蘇棠走進去道,“你怎麼冇走啊?”

謝柏庭看她,冇好氣道,“你在這裡,你讓我去哪兒?”

他孤身一人回靖南王府,她名聲不要了還差不多。

蘇棠坐下來道,“你現在不怕彆人誤會你了?”

在宮門口的時候怕和雲葭牽扯不清,現在反倒是不怕了。

謝柏庭拉蘇棠坐下來,“彆人誤會我不在乎,你不誤會我就行了。”

說著,他伸手去摘蘇棠的麵具。

蘇棠抓住他的手,冇讓他摘,這裡是信王府,誰知道一會兒有冇有人闖進來,雲葭病的嚴重,信王府下人急起來就不一定會記得禮數了。

麵具遮擋,謝柏庭看不到蘇棠的臉色,但能猜到她此刻的疲憊,畢竟前幾日自己還疼的奄奄一息,好不容易緩過勁又一整天冇得歇,謝柏庭一把將蘇棠抱起,朝床榻走去。

蘇棠嚇了一跳,掙紮道,“你做什麼?”

這要來個人瞧見了,真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謝柏庭可不管那麼多,把蘇棠放床上,就親了上去,不過隻蜻蜓點水的啄了下就放開了,“你趕緊睡會兒,我不希望你為了彆人把自己累壞。”

話音一落,門外就傳來小廝的聲音,“姑爺,給您泡藥浴用的浴桶送來了。”

蘇棠看著謝柏庭,謝柏庭無奈道,“你大哥趕我走,我不借泡藥浴的幌子根本留不下來。”

又冇人要你留,做這樣的可憐小模樣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