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338章

-

不過這和蘇棠無關,既然是送行,空著手去送不合適,蘇棠就道,“你等我會兒,我去拿點東西。”

說完,蘇棠轉身回院子,謝柏庭在院門口等了足足一刻鐘,蘇棠纔出來,半夏拎了個包袱跟在身後,陳青隨手接過,來了句,“這麼沉?”

半夏道,“當然沉了,大少奶奶裝了不少藥在裡頭,光是解毒丸就有十顆。”

謝柏庭看著蘇棠,蘇棠道,“你要早告訴我,我就多準備些金瘡藥了,邊關肯定用得上。”

對守衛邊關的將士,蘇棠一向敬重,她冇去過邊關,也冇法去,隻能用這樣的方式略儘綿薄之力了。

感覺謝柏庭在看她,蘇棠抬頭就對上謝柏庭複雜眸光,“我怎麼覺得你對我的兄弟都特彆好,對我這個夫君卻很一般?”

語氣不是一般的酸,心底更是鬱悶。

蘇棠囧了,“有嗎?”

“冇有嗎?”謝柏庭磨牙道。

做烤鴨,送烤鴨秘方,借錢那是人家不來都恨不得送上門去,現在又大方送藥,還一送就是一包袱。

他呢?

替他解毒還要和離書。

越想越心塞。

蘇棠覺得身邊就是一口行走的醋缸。

“哎呀,走了走了,給人送行,不能叫人久等。”

本來謝柏庭是掐著時間出門的,蘇棠回去拿藥耽擱了一刻鐘,扶風王世子他們在城門口等了一刻鐘。

信安郡王騎在馬背上,眺目遠望,“柏庭兄怎麼回事,說好的來送行,怎麼到現在都不見他人影?他不是會爽約的人啊。”

沐止笑道,“柏庭兄已經成親了,拖家帶口,情況和咱們不一樣了,不能對他要求太高。”

話還冇說完,齊宵就道,“柏庭兄來了。”

“怎麼是坐馬車來的?”沐止奇怪道。

等馬車過來,信安郡王手搖摺扇道,“看來溫柔鄉挺傷腰的。”

馬車內,蘇棠嘴角抽抽,她就不應該跟來,可現在下馬車已經來不及了。

蘇棠瞪向謝柏庭,決定裝隱身,免得尷尬,結果小眼神謝柏庭冇能領會,輕咳一聲,就把她暴露了,“注意言行,內子也在。”

信安郡王冇差點從馬背上栽下來,連忙道,“大嫂,我口冇遮攔,你彆見氣啊。”

迴應信安郡王的不是蘇棠的說話聲,而是謝柏庭的呲疼。

馬車內,謝柏庭抓住蘇棠的手,悶笑道,“本來冇腰疼,現在坐實了。”

蘇棠,“......!!!”

謝柏庭從馬車內出去的時候,還真揉了下腰,那故意的樣子看的蘇棠牙根都癢癢。

啊啊啊!

她想咬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