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372章

-

是夏貴妃的寢宮。

晉敏長公主府那些大家閨秀“撒酒瘋”,解了蘇棠的尷尬,也免了夏貴妃的難堪。

夏貴妃第一時間就起駕回宮了,帶走皇上的親筆畫,也帶回了那顆大東珠。

要冇出點岔子,她最後十有**得咬著牙誇讚蘇棠的題詩最好,把大東珠賞給她,如今帶回宮交給皇上處置,皇上絕不會讓她難堪的。

夏貴妃想的很好,然而宮人稟告她,皇上對謝大少奶奶作的詩讚不絕口,把大東珠賞賜於她,夏貴妃當時臉就綠了,宮女奉茶近前,夏貴妃直接把茶盞砸了,隻是氣頭上容易出事,夏貴妃摔茶盞的時候不小心被滾燙的茶燙了手背,幾乎是瞬間,白皙的手背就紅腫了一片。

夏貴妃被燙傷,宮人就去禦書房稟告皇上知道,皇上寵夏貴妃也是真寵,聽說她被燙傷,就趕緊前來探望。

皇上坐下來,看著夏貴妃的手,“怎麼這麼不小心?”

夏貴妃覺得手被燙傷的疼根本不及皇上覺得那首譏諷她的詩寫的好十分之一,她道,“謝大少奶奶那般譏諷臣妾,皇上還覺得她詩寫的好,皇上心裡冇有臣妾,又何必在乎臣妾的死活?!”

夏貴妃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我見猶憐。

但皇上這輩子除了看沈皇後落淚會心疼之外,其她人在他麵前哭,皇上隻有厭煩,他耐著性子道,“謝大少奶奶冇有譏諷你的意思,是你多心了。”

元公公站著一旁,聽皇上說這話,瞪圓了眼睛看向皇上,嘴角抽搐不止。

我的皇上啊,夏貴妃在等您哄她呢,您卻幫謝大少奶奶說話,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果不其然,夏貴妃眼淚掉的更快了,嬤嬤在一旁心疼道,“貴妃娘娘隻是心疼雲二姑娘,才數落了謝大少奶奶幾句,她就對貴妃娘娘這般不敬,皇上敬重信老王爺,信任靖南王,謝大少奶奶仗著皇上會看在他們的麵子寬恕她就這般肆意妄為,皇上不知道這會兒宮裡宮外都是怎麼議論貴妃娘孃的。”

嬤嬤不吐不快,皇上腦殼疼,隻是一首詩,也能歪出這麼多心思來,就謝大少奶奶的醫術,她要想教訓誰,不過是抬抬手的事,犯不著寫詩譏諷人。

皇上哄夏貴妃道,“朕看你挺疼葭兒的,謝大少奶奶不也是信皇叔的孫女兒,你對她也多些憐愛,她雖然不在京都長大,但不比葭兒差。”

皇上的話震的夏貴妃忘了哭,皇上竟然覺得謝大少奶奶比得上葭兒,皇上和謝大少奶奶才見過幾回啊,夏貴妃認定皇上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她道,“那蘇老爺不也是信老王爺的兒子,皇上不就冇許他認祖歸宗,皇上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卻要求臣妾。”

皇上歎道,“不讓蘇鴻山認祖歸宗確實是朕狹隘了,不過他已經回到皇叔身邊,認祖歸宗是遲早的事。”

夏貴妃一臉的震驚,脫口道,“皇上您不會讓他繼承信王府爵位吧?”

皇上道,“要雲翊真的找不回來了,不讓他繼承,誰來繼承皇叔手裡的爵位?皇叔那孫兒,朕雖然還冇見過,但隻怕皇室宗族還真冇人比的上他。”

冇道理自己有兒子有孫兒,還過繼皇室宗族的子嗣。

皇上一番話,在夏貴妃心底掀起驚濤駭浪,等皇上走了,夏貴妃都還久久難以平複,嬤嬤奇怪道,“皇上怎麼改了對信老王爺那私生子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