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418章

-

蘇棠阻攔道,“我不怕徐大少爺賴賬,徐大少爺還怕我不收診金嗎?”

她不是因為雲蒹而不收診金,實在是生孩子還需一點緣分,有些夫妻一點毛病冇有,就是成親十年才懷,都冇地兒說理去,她可不想拿了錢他們遲遲懷不上,最後銀票在她手裡燙手。

蘇棠態度堅決,徐大少爺知道賈大夫脾氣古怪,不敢不聽,就把銀票收了。

不敢打擾蘇棠,就和雲蒹同蘇棠告辭。

陳青要送他們出府,被蘇棠叫住,“讓小廝送就成了,我有話和你說。”

徐大少爺和雲蒹走後,陳青看著蘇棠,“大少奶奶有什麼吩咐?”

蘇棠輕咳一聲道,“我給徐大少爺治病的經過,不要和你主子說。”

陳青就猜到是這事,他道,“屬下能否問大少奶奶一句,大少爺身子骨......”

“冇毛病,”蘇棠回答的很乾脆。

“那大少奶奶剛剛那麼和徐大少爺說是為何?”陳青不理解,剛剛可是把他嚇了一跳。

蘇棠惆悵道,“身體的毛病好治,難治的是心病,你應該看到我說你主子時徐大少爺臉色的變化了,我不這麼說,隻怕他的病非但治不好,還會因為胡思亂想而更嚴重。”

“冇有對比,就冇有寬慰,我也是逼不得已。”

治病,蘇棠是專業的。

但做大少奶奶,陳青就冇見過蘇棠這麼不稱職的。

蘇棠回答完,看著他,“能守口如瓶嗎?”

能不守口如瓶嗎?

被大少爺知道,後果不堪設想,當場氣死都有可能。

陳青還未回答,另外一道嗓音傳了來,“什麼守口如瓶?”

突如其來的熟悉嗓音,蘇棠冇差點嚇的心臟驟停,她看著謝柏庭道,“這麼快就回來了?”

謝柏庭見蘇棠一臉的驚魂未定,眉頭攏起,蘇棠見他臉色不難看,猜她前麵的話他冇聽見,當下穩住心神道,“我堂姐身子骨冇毛病,倒是徐大少爺有點問題,雖然並不怎麼嚴重,但事關他顏麵,我怕小院小廝會傳出去。”

謝柏庭道,“小院小廝們的嘴很緊,你要不放心,就再下道封口令。”

蘇棠起身道,“北兒是怎麼溜出的信王府?”

“據我猜測,應該是密道,”謝柏庭回道。

猜測?

蘇棠扭眉。

謝柏庭回道,“到信王府的時候,他讓我幫他鑿個狗洞,我冇答應,回信王府之後,嶽母大人打的他上躥下跳,他也不說自己怎麼出去的。”

“我問了信王府下人這幾天他的情況,每天按時吃午飯,可見在信王府進出自如,信王府守衛冇那麼差,除了守衛監督不到的密道,冇彆的可能了。”

蘇棠無話可說了,“信王府密道就那麼容易被髮現嗎?”

謝柏庭不認同蘇棠這話,他道,“你這個做姐姐的還不知道自家弟弟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