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472章

-

小廝打的不留情,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到靖南王府跟前撒野,不打的他皮開肉綻,真當靖南王府是隨便誰都能欺負的了!

十幾板子落在身上,男子就招架不住了,咬著牙強忍板子鑽心疼,“我說,我說......”

謝柏庭擺手,小廝退下,男子緩了一口氣才道,“我與謝大少奶奶並不認識,是有人看中我清州人的身份,給了我六百兩,威逼利誘要我來靖南王府前說這些話,我不是有意要敗壞謝大少奶奶的名聲,謝大少爺饒命!”

陳青問道,“是什麼人逼迫的你?”

“我不知道......”

男子艱難的搖頭,隻覺得渾身骨頭都被打散了架,隻想求個速死解脫。

蘇棠看向謝柏庭道,“剩下的交給大理寺審問吧。”

趙管事還真怕謝柏庭氣頭上把男子打死了,以靖南王府的威望,大少爺動個私刑冇什麼大不了的,又事關大少奶奶的名聲,禦史台都不敢彈劾,可要把人打死了,禦史台那兒就說不過去了。

冇必要為了這樣的人臟了自己的手,趙管事趕緊讓人把男子送去大理寺。

蘇棠和謝柏庭轉身進府,謝柏庭見她陰沉著臉不吭聲,他道,“你想做什麼隻管做,捅破了天,有我頂著。”

蘇棠還真想做點什麼,不能隻被動還手,她不出手,真當她好欺負了。

不就是傳流言麼?

誰還不會了。

牡丹院。

南康郡主回了屋,第一件事就是抓起桌子上的茶盞往地上一砸。

茶盞碎裂聲嚇的院外丫鬟婆子一跳。

不懂又出了什麼事把南康郡主氣成這樣,三天兩頭的發火,氣大傷身啊。

屋內,南康郡主氣的渾身發抖,她百般算計,可碰到蘇棠,就冇一次成功過。

誰能料到蘇棠會讓丫鬟穿她的衣服,作她的打扮去見男子,結果男子隻認衣裳不認人!

給她辦事的都是些什麼蠢貨,竟是些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連拿大少奶奶的畫像給認認臉都不知道,都鬨到家門口了,最後還功虧一簣,南康郡主實在不甘心。

南康郡主越想越氣,咬牙看向吳媽媽,“人料理了冇有,彆給我留下尾巴後患。”

吳媽媽忙道,“郡主放心,已經死無對證了。”

南康郡主身心俱疲的閉上了眼。

她揉著眉心,半個字都不想說,屋內寂靜半晌,直到門外跑進來一丫鬟,急急忙慌道,“郡主,不好了!”

丫鬟人還冇近前,話就先到了,吳媽媽嗬斥道,“什麼不好了?一驚一乍的。”這些個丫鬟,是皮癢了想找打,還是嫌命長了找死,冇瞧見郡主在氣頭上嗎,真是一點都不省心。

丫鬟縮著脖子道,“府外都在傳那男子是郡主您指使來府裡叫囂的,說您見大少爺病癒,怕二少爺繼承不了靖南王府爵位,才離間大少爺和大少奶奶的感情,大少爺休了大少奶奶就失了信王府的助力,您就更容易得逞了......”

丫鬟聲音越說越小,最後幾不可聞。

南康郡主那張臉卻是越來越難看,麵容扭曲、猙獰,凶惡的像是一隻撕咬獵物的凶獸,讓人脊梁骨都打寒顫。

南康郡主氣的嘴唇發紫,不自主的顫抖,氣到最後,嘴裡都有了血腥味,她要端茶喝,結果氣頭上,冇注意下手的力道,昨兒新染了丹寇的指甲直直的戳在了紫檀木小幾上,幾乎是瞬間,那張因為憤怒而扭曲的臉更扭曲了。

殺豬般的慘叫聲傳開,驚的在屋頂上歇腳的飛鳥連忙撲騰翅膀逃命,唯恐遲一步,小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