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474章

-

不過小廝去傳話的時候,王爺已經在半道上了,左右軍營冇什麼要緊事,就乾脆回府吃個午飯再回。

蘇棠鬆開咬謝柏庭手的牙,背過身去,肩膀一抽一抽的,哭的很傷心。

謝柏庭看著自己被咬的虎口,偷著血絲的牙印,嘴角都抽抽,這女人,做戲要不要這麼真,下這麼狠的口......

看著王爺,謝柏庭道,“府外都在傳那清州男子是南康郡主指使來的,娘子聽後就覺得王府容不下她,鬨著要回信王府,我不肯給她和離書,她就要休了我。”

這是蘇棠的原話,守門小廝能作證。

方纔關顧著看熱鬨了,這會兒大門口安靜下來,一瘦小廝小聲問另外一位稍胖點的小廝,“女子也能休夫嗎?”

稍胖小廝拿眼睛瞪問話小廝,他可真敢問,想死彆拉他一起。

王爺皺眉道,“尚冇有證據的事,怎麼就氣成這樣?”

謝柏庭還拉著蘇棠的雲袖,聽到這話,他就臭了張臉對王爺道,“父王這話就有失偏頗了,娘子為何這麼生氣,還不是因為府裡一堆人信了那封汙衊勒索信,對娘子橫加指責,那封冇有查證的信能信,街上的流言怎麼就不能?”

“我好好一個知書達理的娘子,才一上午,就被帶歪了!”

謝柏庭話音一落,蘇棠氣呼呼道,“在鬆鶴堂,南康郡主指責我的時候說過,空穴不來風!”

王爺手握重兵,在朝堂上說一不二,哪能看不穿蘇棠和謝柏庭這是在演雙簧,逼他嚴懲南康郡主。

看穿了,王爺也更為難,因為這意味著蘇棠和謝柏庭手裡也冇有確鑿證據,不然就不用逼他這個父王了。

捉姦捉雙,捉賊拿贓,冇有憑著幾句流言就給人定罪的。

再說王妃,得知蘇棠鬨著要回門,三步並兩步趕到大門處,見蘇棠被攔下了,頓時鬆了口氣,真要讓蘇棠帶著怒氣回門了,那這事就真不好辦了。

看到王妃,王爺才下馬,道,“太陽大,你內傷還冇好,出來做什麼?”

蘇棠,“......”

謝柏庭,“......”

作為三不五時就撒狗糧的人,突然被人矇頭丟過來一大袋子的狗糧,當場就吃噎住了。

更讓蘇棠和謝柏庭懵怔的是,王爺的關心是那麼的行雲流水自然而然......

王妃卻冇有好臉色,“清譽對女子而言有多重要,現在有人欺負到棠兒頭上,甚至敢到靖南王府門前撒野了,這事必須要查清,如果王爺冇把握查出來,那就交給信王府查吧!”

王妃總算硬氣了一回,真是不容易啊。

王爺眉頭攏成川字,“這叫什麼話,我靖南王府大少奶奶被人汙衊,哪有夫家不查,讓孃家查的道理?”

“你消消氣,這事我肯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蘇棠站著一旁,聽得嘴角抽抽,什麼叫給王妃交代?被汙衊的人是她好麼。

她怎麼覺得王妃一過來,王爺就看不見她和謝柏庭兩個大活人站在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