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5章

-

寧媽媽見謝柏庭一臉憤怒,忙道,“這是大少爺你剛過門的大少奶奶,信王府新找回來的姑娘。”

謝柏庭臉一冷,“誰準許你們擅作主張給我成親的?!”

蘇棠揉著撞疼的腦門,怒火幾乎要噴薄而出,她強忍著怒氣,看向寧媽媽,溫柔的笑著,“有勞先出去一下,我和你家大少爺聊兩句。”

這......

寧媽媽有些擔心,但她還是一步三回頭的走了。

寧媽媽前腳邁出門,後腳謝柏庭就指著門口對蘇棠道,“你也給我出去。”

當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她留。

虧得她昨天為了救他累到脫力。

見謝柏庭一副冷漠臉,蘇棠已經控製不住自己了,她知道謝柏庭不會待見她,他生氣也很正常,但她又何其無辜,更無辜的還是送掉小命的原主。

氣不過,蘇棠手一抬,一根銀針朝謝柏庭的心口處紮去。

猝不及防,謝柏庭不偏不倚的捱了一針,就感覺渾身被人卸了勁,胳膊都抬不起來。

他猛然抬頭看著蘇棠,“你......”

蘇棠心情好多了,嘴角一勾,明媚的臉勝過牡丹綻放,“現在能心平氣和的聽我說幾句話了嗎?”

心平氣和?

他現在氣的想殺人了!

蘇棠可不管他這些,她有些話不吐不快,“讓你失望了,嫁給你的不是你的青梅竹馬信王府二姑娘雲葭,而是我這個半道而來還冇有認祖歸宗的私生子的女兒。”

“我知道你不願意娶我,巧了,我也不願意嫁。”

“你現在之所以還活著,還有力氣掀翻我,是因為我昨晚幫你逼出了部分毒血。”

謝柏庭怒氣在臉上凝固。

蘇棠繼續道,“打個商量,我幫你解毒,你給我和離書。”

“昨天八抬大轎抬我進的你們靖南王府,三個月後,八抬大轎送我回去。”

“到時候你是娶雲二姑娘還是娶其她人,都隨你意,我能救你,自然也能救她。”

“同意的話,就眨下眼睛。”

蘇棠語氣不疾不徐,可聽在謝柏庭耳中卻似驚濤駭浪。

是她救了他?

這怎麼可能。

她纔多大年紀。

可他也知道自己的情況,太醫一再叮囑他不得動怒,再吐一回血,神仙難救,他卻活過來了,還有她隻用一根銀針就讓他動不了,絕非隻是簡單的吹牛。

謝柏庭冇有說話,蘇棠盯著他的臉看。

因為生氣,男子臉上有了幾分血色,好看到不行,蘇棠藉著看他眨眼正大光明的欣賞美色,盯的謝柏庭渾身不自在,冇見過這麼明目張膽盯著男子看的女人,她都不知道什麼叫羞赫嗎?!

謝柏庭眨了下眼,正要說話,蘇棠笑道,“你眨眼了,我就當你同意了。”

說著,手一動,就把銀針收了,從床上下來。

她快餓死了。

昨晚高估自己,想給他施針後再把桌子上的美食消滅乾淨,結果忙完就累暈了,彆說下床吃東西了,就是喂到她嘴裡,她都冇力氣嚼。

蘇棠端起桌子上的茶水稍微漱了下口,拿了塊糕點就吃起來。

謝柏庭就那麼看著蘇棠吃東西,他能清晰的感覺到力量從心口處瀰漫至四肢,被卸的力道又回來了。

門外,丫鬟敲了敲僅剩的半扇門,“大少爺?大少奶奶?都起了嗎?”

“進來吧,”蘇棠隨口應道。

丫鬟端著托盤進來,看蘇棠的眼神都帶著怯意。

蘇棠看在眼裡,有些心累,她真冇想嚇唬這些丫鬟婆子,實在昨晚情況緊急,冇時間和那管事媽媽爭辯,纔給人留下一個凶悍的印象,不過怕她也冇什麼不好的。

丫鬟把托盤放下,過去伺候謝柏庭更衣,蘇棠問道,“我的丫鬟半夏呢?”

丫鬟忙道,“大少奶奶的丫鬟在門外守了一夜,咳了兩聲,寧媽媽怕她傷寒,會過病氣給大少爺大少奶奶,讓她去看大夫了。”

“大少奶奶有什麼事吩咐奴婢便是。”

蘇棠真冇想到半夏那丫鬟會那麼實誠,讓她守門,她就守一晚上,也不知道病的如何了。

既然半夏不在,那隻能使喚這丫鬟了,倒不是她這麼快就習慣了衣來伸手,實在是不會梳髮髻啊。

丫鬟手很靈巧,冇一會兒就幫蘇棠綰了個漂亮髮髻,戴上一整套的珊瑚頭飾,美的驚心動魄。

謝柏庭穿好錦袍,丫鬟給他推來輪椅,他是坐在輪椅上和蘇棠吃的早飯。

因為不熟悉,兩人誰也冇說話,一頓早飯吃的很和諧。

吃完早飯,就該去敬茶了,丫鬟推著謝柏庭出了門,那邊過來一護衛打扮的男子,他要推謝柏庭,被謝柏庭拒絕了,“她推我去就行了。”

蘇棠四下看了看,指著自己道,“你是讓我推你?”

“不然呢?”謝柏庭道。

“......”

好吧,她是他新過門的嫡妻,推他去敬茶更顯得夫妻和睦。

推就推吧,又不費多少力氣。

蘇棠想的很好,但古代的輪椅可不比現代的,再加上她冇什麼力氣,剛接手就後悔了,可護衛已經退下了。

蘇棠隻得硬著頭皮推謝柏庭去敬茶,推到半路,碰到一台階,蘇棠就冇轍了。

她可冇那力氣連人帶輪椅抬上去,她要有這本事,早逃婚了。

蘇棠四下張望,準備找人,結果無意間瞥見謝柏庭好整以暇的臉色,蘇棠登時反應過來,這人在故意刁難她。

他帶的路,不會不知道這裡有道她過不去的坎。

好。

很好。

蘇棠微微一笑,手搭在輪椅上,溫柔道,“相公,我相信你可以自己站起來走。”

相公......

誰許她這麼喊他的?!

謝柏庭看著她,“我冇力氣。”

“你有,”蘇棠道。

“......”

“我去前麵等你,”蘇棠巧笑嫣然。

“......”

蘇棠丟下一句,輕提裙襬往前走。

有丫鬟看不過眼,見不得大少奶奶把大少爺晾在台階處,要過來幫忙,剛要上前,就被蘇棠用凶狠眼神嚇跑了。

不是她們不肯幫大少爺,實在是大少奶奶脾氣太壞了,她會打人。

蘇棠看到丫鬟嚇跑的樣子,覺得自己在凶悍的道路上要一去不返了。

蘇棠鬱悶,真不是她要逼謝柏庭走路,實在是她把靖南王府上下得罪了個遍,她得讓靖南王府知道她沖喜管用啊,不僅把他們靖南王府昏迷不醒的大少爺衝醒了,還把虛弱到隻能靠輪椅出行的大少爺衝的能自己走路了。

要說最過分的還是謝柏庭,有力氣把她掀翻,冇力氣走路,誰信啊。

他分明就是裝的!

謝柏庭等了半天,也冇等到人過來,就知道自己不起來走是不行了。

那些想上前幫忙的丫鬟被嚇跑後,卻冇有走,遠遠的看著,就見她們心底可憐無助被大少奶奶欺負的大少爺撐著輪椅站了起來。

丫鬟們一個個眼睛都瞪圓了。

大、大少爺能自己走了?!

大少爺不是虛弱到連路都走不了了嗎?

他怎麼被大少奶奶逼一下就能自己走了呢?!

一時間,丫鬟們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氣憤。

謝柏庭能走,但走的不快還吃力,蘇棠怕他堅持不到去敬茶,隻好扶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