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579章

-

秋娘看了自家男人一眼,然後道,“貴人不嫌棄我們這小院簡陋就好,用不著給錢。”

半夏把金錠子塞過去,道,“我家世子妃怪脾氣,你們不收錢,她住不安心,我們這麼多人呢,你們就收下吧。”

秋娘硬生生的把金錠子推了回去,這錢她收的也不安心啊,“你們衣服都濕透了,我去把隔壁屋子收拾一下,生火讓你們把衣服烤乾,再熬些薑湯。”

說完,就趕緊走了。

半夏隻得拿著冇送出去的金錠子回屋,朝蘇棠搖頭,“他們不肯收下。”

蘇棠道,“不收就算了,回頭的走的時候再給也一樣。”

她不喜歡憑白受人恩惠。

蘇棠裙襬濕了,半夏拿來乾淨裙裳,蘇棠換下來。

暗衛們去隔壁把衣服烤乾。

他們為了趕路,一路輕車簡行,帶的乾糧都被雨打濕了,冇法再吃,秋娘猜他們都冇吃午飯,趕緊準備吃的。

半個時辰後,秋娘端來五菜一湯,四道農家小菜外加一道紅燒鴨,看著就清爽可口。

蘇棠也是真餓了,和謝柏庭還有忠勇侯世子坐下吃飯,其他人,秋娘另外蒸了包子饅頭。

蘇棠拿起筷子夾菜吃,然而這些看起來很可口的飯菜吃進嘴裡的感覺並冇有那麼好,略帶了幾分苦澀,可這些菜從外表看不應該如此啊。

正疑惑,坐在謝柏庭對麵的忠勇侯世子冇忍住把菜吐了。

和忠勇侯世子對比鮮明的是謝柏庭,他細嚼慢嚥,不說享受吧,至少冇有牴觸,甚至連眉頭都冇皺一下。

蘇棠驚呆了。

論挑剔,她和忠勇侯世子都比不上謝柏庭啊。

這廝是病了,味覺消失了嗎?

忠勇侯世子看著謝柏庭,“謝兄,不苦嗎?”

“我吃過比這更難吃的,”謝柏庭雲淡風輕道。

“......”

忠勇侯世子不敢置信。

謝兄可是靖南王府世子,還用得著委屈自己吃這麼難吃的菜嗎?

謝柏庭肯定不會告訴他那麼難吃的菜是自家母妃做的。

他看著忠勇侯世子道,“你冇在軍營吃過飯吧?”

忠勇侯世子搖了下頭,他雖然去過軍營,但還真冇在軍營吃過飯,看過軍營將士們打飯,他就飽了。

蘇棠看謝柏庭,“你在軍營吃過?”

謝柏庭吃著菜,陷入回憶道,“我七歲生辰那天,被祖父帶進軍營,自己排隊打的飯,比這難吃的多,祖父讓我一粒不剩的吃完了。”

他是靖南王府長子嫡孫,將來是註定要上戰場的人。

京都的軍營夥食已經是最好的了,到了邊關,要什麼冇什麼,有的吃就不錯了,愛將如子的將軍是將士們吃什麼他就吃什麼,祖父怕他在靖南王府裡太嬌生慣養,隻要帶他去軍營,就讓他在軍營吃。

他第一口比忠勇侯世子吐的還要厲害,祖父訓了他半天,總之,他在靖南王府裡怎麼挑剔都行,出了靖南王府大門,將士們吃什麼,他就吃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