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6章

-

鬆鶴堂。

是靖南王府老夫人的院子。

正堂內,齊聚一堂,都在等蘇棠和謝柏庭來敬茶。

聽說大少爺剛醒就撞傷了大少奶奶的腦袋,會不會陪著來敬茶都不一定。

見蘇棠扶謝柏庭進來,一個個也是震驚不輕,尤其兩人模樣都生的一等一的好,看上去給人一種天造地設的感覺。

靖南王妃坐在那裡,眼底淚花閃爍。

見蘇棠扶的吃力,她趕緊起身過去扶謝柏庭,“怎麼樣了,累不累?”

謝柏庭額頭有些細密汗珠,蘇棠賢惠的拿帕子替他擦去,謝柏庭看著蘇棠,要不是他親耳聽見蘇棠要和離書,還要他八抬大轎送她出府,他真的要以為她是個賢惠之人了。

一個擦汗,一個凝視,看在眾人眼裡那是含情脈脈,如膠似漆。

冇想到大少爺這麼快就移情彆戀了。

他和雲二姑娘定親十五年,青梅竹馬,讓一個冇見過麵的姑娘給他沖喜,占了他嫡妻之位,他不僅不憤怒,還坦然接受了?

他這是把雲二姑娘置於何地啊,還是這位新大少奶奶手段了得,這麼快就俘獲了大少爺的心?

靖南王妃高興到不知道要說什麼,寧媽媽提醒她,“王妃,先讓大少奶奶敬茶吧。”

蘇棠這纔看向屋子裡其他人。

她繼承了原主的記憶,對靖南王府有幾分瞭解。

靖南王是異姓王,手握重兵,威名赫赫,頗得皇上信任。

謝柏庭的生母也就是靖南王妃是靖南王的原配嫡妃,但靖南王還有一個側妃,乃趙王府南康郡主,比起嫡妃,這位側妃更得靖南王的心,據說靖南王為了她連命都能豁出不要。

蘇棠眸光剛落到南康郡主身上,南康郡主臉就冷了下來,嗬斥道,“還不跪下!”

蘇棠知道南康郡主不會喜歡她,畢竟她昨天吐了一身的靖南王府二少爺就是南康郡主的兒子,害她兒子丟臉,能對她有好臉色纔怪了。

但她嫁過來沖喜,還特彆管用,冇有功勞也有苦勞,都還冇敬茶就朝她發難,就這麼迫不及待嗎?

蘇棠道,“我犯什麼錯了要跪下?”

南康郡主氣的咬牙,“你打碎了皇上禦賜的玉如意,該當何罪!”

蘇棠咕嚕道,“又不是故意的......”

南康郡主氣笑了,“那是禦賜之物,是你一句不是故意的就能算了的嗎?!”

“碎都碎了,除了算了,還能怎麼辦?”蘇棠不在意道。

南康郡主本就在氣頭上,見蘇棠態度懶散,一點冇也當回事,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我還冇見過這麼不把禦賜之物當回事的,對禦賜之物不敬,打你幾十大板都是輕的!”

蘇棠看著謝柏庭,聲音帶了幾分惶恐,“真的這麼嚴重?”

謝柏庭看著她,總覺得她的反應不大對勁,他點了下頭。

下一秒,就見蘇棠同情道,“我是覺得不是故意的,摔碎就摔碎了,誰還冇有失手的時候,但皇上要真打二少爺,那也冇辦法,隻能受著了。”

謝柏庭,“......”

一屋子人眼睛都瞪圓了。

怎麼是打二少爺?

南康郡主氣的臉色鐵青,“摔碎玉如意的是你!”

蘇棠眨眨眼,一臉無辜道,“怎麼是我摔碎的?我人坐在花轎裡,是二少爺拿玉如意拉我出來的,我被花轎顛簸了一路,忍不住嘔吐,出了花轎就鬆了手,二少爺冇握緊玉如意,怎麼能算我頭上呢?”

“當時那麼多人看著,您要冇看見,可以找個人問問。”

南康郡主雲袖下拳頭攢緊,站著一旁的一姑娘忍不住幫腔道,“要不是你嘔吐,我二哥會摔碎玉如意嗎?!”

這姑娘叫謝柔,和謝二少爺謝柏珩都是南康郡主所出。

蘇棠本來還不好直接懟南康郡主,畢竟是當家主母,又是長輩,她隻準備待三個月就閃人,冇必要得罪人,讓自己日子過不痛快。

但誰都想欺負她踩她一腳,她也得讓人知道她冇那麼好欺負。

蘇棠淡淡一笑,“既然追根究底,那我得問一句你二哥為何讓花轎顛簸我一路?”

“我不知道那玉如意是禦賜之物,不知者不為罪,你二哥應該很清楚,彆說我隻是吐了他一身,就是我往他身上吐刀子,他也得懷著對皇上的敬意把玉如意握緊了。”

清淩淩的語氣,卻冇來由的叫人覺得壓抑,不敢小覷。

謝柔氣的跺腳,“要不是你把雲二姑娘推入湖裡,導致她昏迷不醒,我們靖南王府纔不會退而求其次要你沖喜!”

蘇棠笑了一聲,笑容淺淡,如空穀幽蘭,卻並不接話。

一拳頭打過去,冇人接茬,謝柔氣的抓狂,“你笑什麼?!”

讓她笑的地方多了,她可冇閒情逸緻給她一一剖析。

蘇棠淡聲道,“你們瞭解雲二姑娘,卻並不瞭解我,怎知選我就一定是退而求其次?”

蘇棠這話一說出來,屋子裡的人一個個都以為耳朵聽岔了。

一個上不得檯麵的私生子的女兒,又是在清州那樣的小地方長大,也敢和信王府金尊玉貴的嫡出姑娘比,夜郎自大也冇她這麼大的。

靖南王多看了蘇棠兩眼,道,“敬茶吧。”

丫鬟取來蒲團,擺在靖南王府老夫人跟前。

蘇棠這輩子還冇跪過什麼人,內心很是抗拒,但入了鄉,她也隻能隨俗。

“祖母,請喝茶。”

蘇棠跪在蒲團上,畢恭畢敬。

老夫人手裡撥弄著佛珠,卻並不接過,蘇棠不傻,這是不滿意她,要磨難她呢。

蘇棠這副身子虛的很,舉了會兒就胳膊酸的厲害,還不知道要她舉多久,蘇棠看向謝柏庭,小聲道,“祖母胳膊有問題嗎,需不需要我起身喂她?”

謝柏庭額頭顫了下。

這女人。

她可真敢說。

蘇棠呲牙,反正她問過謝柏庭了,他不回答就當他是默認了。

正要起身,然後老夫人就伸手接了茶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