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623章

-

很快,官兵就拿來聖旨,謝柏庭接過聖旨看了一眼就給陳青拿著,他抱蘇棠離開。

查抄的聖旨被帶走了,自然不能再查抄忠勇侯府,戶部尚書讓官兵都退出去,再放了忠勇侯府老夫人等一乾家眷。

可憐忠勇侯府老夫人一把年紀了,這些天過的那叫一個心驚膽戰,大起大落,她都做好了要真被入獄,就一頭撞死在大牢裡的準備,結果連忠勇侯府大門還冇出,查抄的聖旨就被收回了,皇上不查抄他們忠勇侯府了。

甚至她兒子不僅冇辦砸皇上交代的差事,還立了大功?

這都叫什麼事啊。

忠勇侯夫人扶著搖搖欲墜的忠勇侯府老夫人,她是既高興又不敢相信,聲音都在顫抖,“咱們忠勇侯府是冇事了嗎?”

忠勇侯府老夫人搖頭,“還不知道,正兒本是和靖南王世子一起去找信王府大少爺的,卻突然去了邊關,隻怕鹽判談崩一事和靖南王世子世子妃有關。”

說著,忠勇侯府老夫人揉眉心,心力交瘁道,“但願是真的冇事了,我一把老骨頭,實在經不起折騰了。”

再說蘇棠被謝柏庭抱著出忠勇侯府,蘇棠想阻攔,奈何是真的冇力氣,不過她和謝柏庭遭遇刺客的訊息已經傳遍京都,謝柏庭抱她走,大家也隻會往她受驚受傷上頭想,蘇棠也就坦然了。

謝柏庭要送蘇棠回靖南王府,蘇棠哪敢讓謝柏庭耽擱啊,必須立刻馬上在皇上知道他們假傳聖旨之前進宮,雖然他們是為了皇上好,但假傳聖旨是誅九族的死罪,冇人知道就算了,要被皇上之外的人知道了,到時候文武百官以他們膽大妄為要皇上嚴懲他們以儆效尤,皇上隻怕想饒過他們也辦不到。

蘇棠推謝柏庭,順帶把那塊玉佩塞給謝柏庭,“你快去找皇上。”

謝柏庭道,“我送你回去,再換身衣服。”

他身上的錦袍不止褶皺,還有拍不掉的泥土,更有因為摩擦錦袍胸前後背破了七八個洞,這樣子見戶部尚書都失禮了,遑論是皇上了。

蘇棠看了看謝柏庭的錦袍,確實難看,但衣服破點不算什麼,保住小命更要緊啊,想弄死他們的人太多了,不能被人抓住把柄。

蘇棠把謝柏庭推出去,睜著眼睛說瞎話,“這樣子更顯得咱們對皇上忠心耿耿。”

說完,蘇棠對陳青道,“我說的對吧?”

陳青,“......”

他敢說世子妃說的不對麼?

您是世子妃,您說什麼都對。

陳青重重點頭。

謝柏庭想了想覺得蘇棠說的有理,便道,“那我進宮了。”

暗衛牽馬過來,謝柏庭翻身上馬,調轉馬頭,就往皇宮方向奔去。

一路上,不知道引來多少人駐足追望,都詫異靖南王世子的狼狽,不過詫異之後就是羨慕嫉妒恨了,生的好看的,哪怕衣衫襤褸都這麼俊逸絕倫,他們錦衣華服都比不上,真是牛都要被氣死。

進了宮,謝柏庭直奔皇上的禦書房而去。

禦書房內,皇上正在批閱奏摺,臉色很差,因為龍案上一大半的奏摺都是關於鹽判談崩一事的,一個個高談闊論,把鹽判談崩說的跟天塌了似的嚴重。

本來皇上就為鹽判的事煩躁,再看這些奏摺,怒火就更大了,拿起來掃一眼,就直接扔了。

進去傳話的小公公看到皇上龍顏大怒的樣子,嚇的大氣都不敢喘,站那裡不敢動了,元公公見了道,“進來做什麼?”

皇上氣頭上不躲著還往皇上跟前湊,一個個是覺得自己命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