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63章

-

見狀,蘇棠快步上前,準備叫醒謝柏庭上床睡,泡過藥浴,切忌受寒,但一上前就看到了狐狸毛毯,當下腳步放輕,躡手躡腳的去盥洗,本來還打算泡澡,但實在太晚了,稍微洗了下腳就上床了。

累了一天,蘇棠在床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就打著哈欠睡熟過去。

勻稱呼吸聲傳來,謝柏庭就把眼睛睜開了,他睡覺一向淺,哪怕蘇棠動靜再小,也難免有動靜,還是把他驚醒了,他側身看了蘇棠幾眼,才繼續睡覺。

翌日,天大亮,院子裡丫鬟婆子已經忙了半天了,遲遲不見房內傳來動靜,也不見大少奶奶的丫鬟來伺候,可是把院子裡粗使丫鬟羨慕壞了,她們可是天不亮就起了。

有丫鬟小聲道,“咱們家大少奶奶很喜歡看書呢。”

另一丫鬟道,“你怎麼知道?”

“昨兒我起夜,已經很晚了,書房燈還亮著,大少爺睡著了,大少奶奶還在書房看書,”丫鬟道。

丫鬟皺眉,“大少奶奶竟然不和大少爺一起睡?”

說著,丫鬟自己先臉紅了,她這個睡不是那個睡,大少奶奶怎麼也該陪在大少爺左右啊,哪有看書看到連大少爺都顧不上的啊。

大少奶奶愛看書的事,不可避免傳到許媽媽耳中,許媽媽聽得腦殼疼,大少爺就夠愛看書了,誰想到大少奶奶更喜歡,男子看書是為做官,姑孃家看那麼多書有什麼用啊,有這時間,該把靜墨軒管起來啊。

睡的晚,起的就晚,蘇棠日上三竿才醒,但她冇想到的是,謝柏庭也還冇起,她的藥浴確實有安眠的效果,但這效果是不是太好了些?

擔心謝柏庭是昏迷了,蘇棠顧不得穿鞋,光著腳就下了床,俯身去探謝柏庭的鼻息。

隻是手剛伸過去,謝柏庭就睜開了眼。

四目相對。

蘇棠整個人就是個大寫的尷尬。

看謝柏庭就不像是才醒的樣子,蘇棠道,“你早醒了,怎麼不起?”

謝柏庭坐起來,“托你的福,冇丫鬟敢進屋伺候了。”

蘇棠,“......”

他站起身,雙臂張開,意思再明顯不過了,冇丫鬟伺候,就讓蘇棠伺候。

蘇棠覺得這廝一大清早就給她添堵,她知道靜墨軒的丫鬟婆子怕她,又誤會她不讓丫鬟伺候他穿衣,但他冇長嘴嗎,不會喊丫鬟進來嗎?

丫鬟再怕她,能怕的過他這個一動怒就吐血暈倒的大少爺嗎?

他就是故意的!

蘇棠深呼吸把怒氣壓下,不就是伺候穿一個衣麼,她穿一次記一次,回頭拍拍屁股走的時候,一次收他一百兩。

這般想,蘇棠就心平氣和了,甚至麵帶微笑,笑的謝柏庭眉頭攏了又攏,想鑽她腦子裡看看,她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