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685章

-

寬敞的鬨街上,人來車往,熙熙攘攘。

謝柏庭和蘇棠同乘一騎,往靖南王府方向奔去。

一路上不知道惹來多少大家閨秀和世家少爺投來羨慕的眼光。

馬一路未停,直到靖南王府前停下。

守門小廝趕忙下台階幫著牽馬,謝柏庭下馬背後,將蘇棠抱下來,兩人手牽手進府。

丫鬟小廝看到他們倆那是肅然起敬啊。

在今兒之前,王府裡最有威望的人是王爺,現在麼,蘇棠和謝柏庭的威望不說越過王爺吧,但絕不在王爺之下了。

太後把他們家世子爺世子妃下刑部大牢,皇上都請不動他出來,太後派宋國公和寧王去也是碰一鼻子灰,最後還是王爺和信老王爺帶皇上的禦攆去,世子爺世子妃才消氣。

不僅一丁點兒的臉麵都不給太後,世子妃還要禦史彈劾太後後宮乾政。

就問滿京都誰家世子妃大少奶奶有這樣的膽量吧。

丫鬟小廝們已經打定主意了,以後世子妃要他們往東,他們絕不往西,世子妃要是和誰鬨了矛盾,他們一定堅定不移的站在世子妃這邊,離那不長眼的遠點兒!

蘇棠回了靜墨軒,半夏和茯苓出來迎接,兩丫鬟笑的見牙不見眼,問道,“世子爺世子妃可吃午飯了?”

“還冇,”蘇棠回道。

“準備熱水,先沐浴。”

在刑部大牢悶了半天,渾身難受,不洗澡,她都吃不下飯。

蘇棠回屋,才喝了兩口茶,紅菱就帶著小丫鬟拎熱水進來了,蘇棠喝著茶,想起來交代陳青的事,問半夏道,“陳青可回來了?”

半夏搖頭,“冇看到他。”

以為蘇棠找陳青,半夏去窗戶處喊陳青,陳青冇現身,半夏又去藥房找,都不見陳青的人影。

蘇棠眉頭微攏,她隻是讓陳青買點東西,按說早該回府了纔是啊。

不過以陳青的武功,蘇棠不擔心陳青會出事,安心泡澡。

這邊蘇棠才進浴桶,那邊信安郡王、齊宵還有沐止就來了,謝柏庭正準備沐浴呢,聽到他們來,就先見他們了,道,“你們怎麼來了?”

不僅來了,還帶了兩口大箱子。

信安郡王道,“先前聽說你和大嫂坐禦攆進宮,我們還想追去看看,半道上碰到了陳青,匆匆交代我們一句,讓我們把一小攤子上的東西都買下,說是大嫂要的,然後人就走了,我們就是送那小攤子上的東西來的。”

蘇棠要的東西,還是坐在禦攆上點名要的,必然很重要,謝柏庭讓信安郡王他們幫著把兩大箱子抬進藥房,然後和信安郡王他們在書房說話。

謝柏庭也正要找信安郡王他們,皇上把鹽務暫時交給他管,瑣事繁多,有些事不是暗衛能搞定的,他一個人又分身乏術,準備找信安郡王他們幫忙。

謝柏庭把事一說,信安郡王幾個拍胸脯道,“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用得上我們的地方,柏庭兄儘管吩咐。”

信安郡王他們冇有多待,謝柏庭送他們出書房,一腳邁出去,信安郡王手中摺扇敲謝柏庭肩膀,“差點忘了問了,坐禦攆是什麼感覺?”

好奇害死貓,果然說的一點不差。

坐禦攆是什麼感覺是能隨便好奇的嗎?

這話要不小心傳開,安王爺不揍他一頓纔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