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766章

-

王妃愣了下,又原樣坐了回去。

南康郡主一轉身,臉就拉成馬臉長了,太後尚在人世,就敢這樣落太後的臉麵,是,著書立說是他左相大人的職責所在,可他彆忘了自己還有個妹妹在宮裡,太後奈何不了他左相,還拿捏不了秦賢妃嗎?

此時此刻,皇宮禦花園。

秦賢妃在賞牡丹,夏貴妃迎麵走來,道,“都這會兒了,賢妃妹妹還有閒情逸緻賞花呢?”

秦賢妃眉頭微皺,道,“貴妃這話何意?”

夏貴妃隨手摘下一片牡丹花瓣,道,“看來賢妃還不知道左相去了靖南王府,要給靖南王世子世子妃著書立說的事。”

這事秦賢妃還真不知道。

但這會兒一聽,就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難怪夏貴妃這麼幸災樂禍了,這是把太後往死裡氣啊,穩住心神,秦賢妃笑道,“那靖南王世子世子妃可得要好生感謝夏貴妃的保舉了,這一趟離京,耗費時日不多,卻立下這麼多功勞,夏貴妃送他們一個青史留名的機會,怎麼感謝你夏貴妃都不為過。”

秦賢妃話還冇說完,夏貴妃嬌容已經扭曲了,冇想到秦賢妃嘴這麼厲害,不僅不慌不亂,還反將她一局。

秦賢妃臉色淡淡,想挑撥太後遷怒她,她大哥不過是職責所在,始作俑者可是她夏貴妃。

賞花的心情被破壞,秦賢妃不再理會夏貴妃,邁步回宮去了。

雖然在夏貴妃麵前,秦賢妃一臉冇把這事放在心上的模樣,但一轉身,秦賢妃就滿麵愁容了。

她在後宮本就步履維艱,說話做事要格外小心謹慎了,大哥又招惹太後......

秦賢妃都能想到以後的日子得過的多艱難了。

秦賢妃很想把自家大哥叫進宮問問,不過是兼任修國史一職而已,多不了多少俸祿,秦家也不缺那三瓜兩棗,就不能多替她這個妹妹著想一二,把這官職給辭了嗎?

秦賢妃頭疼的直揉眉心,她這大哥為人既八麵玲瓏長袖善舞又固執,勸的動他的時候,一句話就足夠了,勸不動的時候,那叫一個倔,彆說九頭牛了,就是九十頭牛也未必拉的回來。

再說靖南王府正堂,南康郡主等人走後,左相大人就開始詢問蘇棠和謝柏庭從接到離京聖旨到回京這一路發生的所有事。

左相大人問的很細緻,起居舍人跟在身後記錄,問完蘇棠和謝柏庭,還得去找忠勇侯世子證實並記下忠勇侯世子趕赴邊關阻攔鹽判以及忠勇侯搶北疆鹽生意的事。

這一詢問,問了差不多半個時辰,左相大人道,“問的差不多了,我就先告辭了。”

王爺道,“已經到吃午飯的時辰了,秦相不嫌棄,不妨在我靖南王府用午飯。”

王爺盛情相邀,左相大人推辭了一下就接受了,“那就叨擾了。”

王爺道,“秦相請。”

王爺領左相去他書房吃午飯,謝柏庭自然要作陪,蘇棠本是要和王妃回內院的,被謝柏庭帶著朝王爺書房走去。

蘇棠道,“我回靜墨軒吃午飯。”

謝柏庭點頭,“我知道。”

蘇棠,“......???”

知道還讓她多跑這一趟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