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767章

-

蘇棠雖然疑惑,但她掙脫不開謝柏庭的手,也隻能被她帶著往前走了。

進了書房,王爺請左相坐,左相坐下就看到謝柏庭和蘇棠進來。

左相眸光一瞥,就看到蘇棠腰間的玉佩了,他身子猛然一震。

之前蘇鴻山看到玉佩時就夠震驚的了,左相大人有過之無不及,他直接站了起來,聲音顫抖指著蘇棠腰間玉佩問道,“世子妃可否把這玉佩給我看一下?”

玉佩佩戴在腰間就是給人看的,隻是左相大人看到這玉佩的反應未免也太大了些吧?

蘇棠把玉佩解下,左相大人迫不及待的接過,看到玉佩,他眸底也有淚花。

反應和蘇鴻山如出一轍。

蘇棠和謝柏庭互望一眼,謝柏庭看向左相大人,他還冇開口,左相大人先問出聲了,“這玉佩是怎麼到世子妃手裡的?”

左相大人反應太大,王爺看著他道,“怎麼了?”

左相大人先是欲言又止,最後把心一橫,說了實話,“當年查抄鎮國公府時,我是戶部侍郎,跟著一起去的,鎮國公對我有保舉之恩,我一直記在心裡,我也不信鎮國公會投敵叛國,隻是我無力救鎮國公府,鎮國公夫人跪下求我保下她孫兒一命,我答應了,我將沈小少爺藏在一口水缸中,深夜纔將他帶回府上。”

“我本想當作庶子養在身邊,悉心教導,可半年後花燈會上,沈小少爺被人認了出來,趁亂將他帶走了,從此杳無音訊。”

“當年他被人抱走的時候,就隨身帶著這塊玉佩。”

摸著玉佩,左相大人淚眼婆娑,聲音都哽嚥了。

王爺道,“幸得秦相相助,鎮國公府才能留下一絲血脈在世上。”

左相大人苦笑一聲,望著蘇棠和謝柏庭。

謝柏庭隻好把蘇棠撿到玉佩的時間和地點再告訴左相大人一遍。

左相大人記下,把玉佩還給蘇棠,蘇棠接過的時候,左相大人道,“我有個不情之請,還望世子妃答應。”

蘇棠忙道,“左相大人請說。”

左相大人道,“雖然沈小少爺隻在我秦家待了半年,但我和內子視他如已出,他被人帶走後,內子一病不起,病了大半年纔好,我怕內子看到這塊玉佩......”

蘇棠懂了,“我以後不戴這塊玉佩了。”

左相大人忙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塊玉佩是皇上賞賜,豈有束之高閣的道理,時隔多年,內子也不一定還記得這塊玉佩,我是擔心萬一她認出來了,世子妃不要告訴她實話就成了,就說這塊玉佩是皇上仿造他手裡那塊打造賞賜世子妃的便可以了。”

蘇棠點點頭。

雖然這塊玉佩皇上賞賜給她了,但皇上是在認定這塊玉佩是無主之物的情況下賞她的,現在知道鎮國公府尚有遺孤活在世上,等把人找回來,這塊玉佩自然是要物歸原主的。

小廝端飯菜進屋,蘇棠不便在留下,她看向謝柏庭,“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這話一出來,謝柏庭嘴角狠狠抽了下。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多聽話,他夫綱有多屹立不倒呢。

王爺看向謝柏庭,謝柏庭輕咳一聲道,“娘子立下這麼大功勞,父王總該嘉獎一番吧?”

居然是帶她來討賞的。

但她冇什麼想要的啊。

王爺道,“你們要什麼?”

蘇棠搖頭,正想說不用,身邊人已經替她要了,“夜明珠。”

蘇棠,“......???”

蘇棠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