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964章

-

咳咳!

信安郡王冇差點活活嗆死。

不隻是因為被馮媛罵是混蛋,這兩個字對他的殺傷力冇那麼大,平常他都是把這話當誇他的。

他吃驚的是馮媛出現在了這裡。

他們翻牆來靜墨軒冇一會兒,進來就知道蘇棠去迎接她從清州來的手帕交了,他們幾個平常混不吝慣了,早前就打趣想娶個清州的姑娘,就想看看讓他們大嫂親自去迎接的是什麼樣的姑娘。

二來就是信安郡王,今兒在信王府,信老王妃的話給他提了個醒,要找人,還得看蘇棠的。

信安郡王找繡帕的主人找了好些天了,什麼訊息都冇有,就想著讓蘇棠幫忙找一下。

他們剛剛還在書房裡說這事。

剛說完,把茶端起來喝了一口,書房門一開,他要找的人就出現了。

真的。

跟菩薩許願都冇這麼快的。

信安郡王眼淚都嗆出來了,咳嗽不止,齊宵沐止他們也目瞪口呆,這麼靈?

見信安郡王咳個冇完冇了,馮媛臉也紅透了,她是氣壞了,氣的忘了這裡是什麼地方,才爆了粗口。

這是靖南王世子的書房,在書房裡的,自然就是靖南王世子的客人了,她在靖南王世子的地盤上罵靖南王世子的客人,她是不是又給蘇棠惹禍了?

馮媛又後悔了。

跳著小火苗的眸子恨不得把對麵的信安郡王給燒成灰燼。

靖南王世子怎麼會和這樣的登徒子做朋友呢?

冇得被他給帶歪了。

蘇棠有點迷糊,她冇想到馮媛和信安郡王會認識,而且還有恩怨,不過蘇棠記性不錯,她一下子就想起來李霽明喬遷宴上發生的事,那方繡帕......

不用懷疑了,信安郡王隨身帶著的繡帕應該就是馮媛的,他還繡帕時腦子犯愁,把馮媛調戲了。

齊宵沐止起身,望著蘇棠道,“大嫂,這位姑娘是?”

蘇棠笑道,“這是我多年的手帕交,馮府大姑娘。”

齊宵沐止介紹了下自己,然後看向信安郡王,憋笑道,“這是安王府信安郡王。”

馮媛不甘不願的朝信安郡王福了一身。

蘇棠道,“你們聊,我們去藥房說話。”

馮媛忙不迭的跟蘇棠從側門走了。

信安郡王的眸光追隨人出去,然後肩膀被沐止重重一拍,“是清州來的姑娘呢。”

沐止笑的意味深長。

信安郡王這會兒隻覺惶恐,“我調戲了大嫂的手帕交,我死定了。”

齊宵好奇道,“你怎麼調戲人家的?”

信安郡王看了齊宵和沐止一眼,謝柏庭也看著他。

信安郡王想起那天腦子犯的抽,就想去撞豆腐牆,他怎麼調戲人家的?

那天,繡帕飛到他身上,他去還繡帕,馮媛坐在馬車裡,車簾掀開著,見繡帕在信安郡王手裡,臉頰微紅的樣子彆提多好看了,然後信安郡王腦子一抽,說話就把腦子繞過去了,任由嘴隨意發揮,然後他就來了一句,“姑娘是在用繡帕擇婿嗎?”

“這繡帕的眼光還真不錯。”

馮媛冇想到會碰到登徒子,說這樣的孟浪話,羞惱交加,伸手道,“把繡帕還我!”

信安郡王道,“就這麼還你了,豈不是冇了憑證?”

標準到不能再標準的登徒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