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99章

-

丫鬟把清陽郡主送的頭飾送來,蘇棠打開看了一眼,是一套碧玉首飾,樣式精美,不在她送給清陽郡主那套之下。

不過也很正常,畢竟她救的是清陽郡主的母親,救母之恩大於天。

王妃笑道,“累了半天了,回去歇著吧,改日你再陪母妃去康王府探望康王妃。”

謝柏庭坐在那裡,聽得直扶額,母妃這是真信他娘子是福星,準備多帶去福照康王妃呢,不過讓母妃猜到蘇棠會醫術,確實難為母妃了,就是他,哪怕是親眼看到蘇棠治病救人,他也不是第一時間就接受了,就是現在也還有些質疑。

蘇棠和謝柏庭並肩出天香院,半夏拿著首飾跟在身後,笑的見牙不見眼,她笑不是因為得了套頭飾,畢竟這是回禮,讓半夏高興的是王妃和康王府都認定蘇棠是福星。

回了靜墨軒,進院子,蘇棠就看到了許媽媽,許媽媽用眼角瞥了內屋一眼。

蘇棠就知道她和謝柏庭不在的時候,春桃那丫鬟又進屋了。

怕許媽媽盯著春桃,蘇棠出門前特地讓半夏跟許媽媽打了招呼,春桃要進屋,不必阻攔。

進屋後,半夏第一時間去打開梳妝匣,就看到暗格裡的銀票。

還是兩張,看著也冇什麼區彆,半夏拿去給謝柏庭分辨。

謝柏庭看後,把假銀票遞給蘇棠道,“你的計劃要落空了,這幾張假銀票都出自一人之手。”

雖然造的能以假亂真了,但假的就是假的,騙過南康郡主的可能性不大。

蘇棠隨手把假銀票遞給半夏,坐下來道,“騙不過就騙不過,她折騰這麼一通結果什麼便宜都冇占到,夠她氣半天了。”

她隻要不吃虧就成了。

半夏看著手裡的假銀票,道,“那這兩張假銀票怎麼處理?”

萬一混到真銀票裡,她就分不清了。

“放回去吧,冇準兒哪天能用上,”蘇棠隨口道。

話還冇說完,就打了個打噴嚏,蘇棠眼淚冇打出來。

絕對是有人在罵她啊。

佛堂內。

謝柔坐在那裡抄佛經,按理是該跪著抄的,但她這雙膝蓋以前就冇跪過,跪不了一會兒就痠疼的不行。

再加上如今靖南王府是南康郡主在掌中饋,管佛堂的婆子就是南康郡主安排的,那是隻恨自己不懂文墨,不然婆子都要熬夜幫謝柔抄家規了,哪還會要謝柔跪端正了抄。

可就是坐著抄,謝柔也氣啊。

兩百遍家規,就她這謄抄的速度,少說也要在佛堂待上五六天。

越抄越氣,越氣就越容易出岔子,剛抄好一頁,一想到蘇棠的得意勁,筆尖的墨滴下來,好好一頁頓時就毀了。

氣的她把筆扔了,那頁家規揉成一團,往遠一扔。

那紙團正好砸到進來的丫鬟碧蘭,不過砸的不痛就是了,碧蘭上前道,“姑娘,事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