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風就像是尖銳的冰刀,劃過的不隻是林茹的臉,還有她已經是千瘡百孔的心,林茹全身幾乎已經氣的在不斷的發抖。

可是現在的她一無所有,隻能是眼睜睜的看著盛皇傲那雙黑亮的意大利的手工皮鞋,不斷的走遠。

鞋跟踩在地板上的聲音,林茹覺得就像是一片又一片的劃著自己的心一樣。

“盛皇傲,求你放過我吧……”林茹看著盛皇傲逐漸遠離的身影幾乎是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喃喃的說了出來。

夜色就像是毒蛇吞吐的信子,不斷的舔舐著整座城市。

林茹攥緊了拳頭坐在酒店的床上,轉過頭眼神輕輕地撇過床上擺放的性感的衣服,看著那極端省布料的設計,隻覺得羞恥感已經將自己團團的包圍。

無論怎樣,她無路可選,隻能是咬著牙接受這一場“變態’”的交易,她欠了賀允浩太多了,而這次的這件事情,盛皇傲顯然有備而來,而他的“獵物”無非就是她。

“咚咚咚。”隨著這樣沉穩又帶著恐怖的壓抑感的腳步聲的臨近,林茹知道,盛皇傲過來了。

盛皇傲淡淡的看著床上呆坐著的林茹,動了動嘴唇說:“脫衣服。”語氣中是強烈的不屑和得逞的些許的驕傲。

“檔案呢?”林茹並冇有勇氣看向盛皇傲,隻是麵無表情地看著前方冷冷的進行著迴應。

聽到了林茹的這番話,盛皇傲直接“啪!”的一聲將手中的牛皮袋子甩在了地上,同時還有揚起來他的皮帶。

“真是個下作的女人,為了交易,果然是什麼都可以做!”將檔案甩在林茹的麵前的時候,盛皇傲幾乎是擠出的這句話。

盛皇傲是多麼希望今天晚上林茹不會答應自己的要求,多麼希望現在的林茹可以從床上跳起來,就像三年前那樣的推開自己直接的摔門離去。

可是林茹,冇有,她冇有。

在看見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後,林茹隻是靜靜的深吸一口氣,隨後慢慢的解開她衣服上的口子。

麵無表情,最是殺人。

不知為何,明明是達到了想要羞辱林茹的目的,可是盛皇傲隻覺得他的心口塞滿了棉花,無法用力,無法呼吸。

這個女人,究竟在想著什麼!

盛皇傲突然的轉過身,一手覆在林茹慢慢的揭開她衣釦的手上,狠厲的俯下身子對上了林茹的眼眸。

“你就當真是那樣的深愛著賀允浩?”盛皇傲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林茹並冇有多少的表情,隻是眼睛裡是十足的無望和充盈的淚水,淡淡的將目光落在其他的地方,幾乎是完全蔑視的說出來的一句:“我和他的感情,是你一輩子也冇辦法知道的。”

隻是簡單的一句話,卻像是一把雄壯的火,直接的燃燒了盛皇傲整顆心臟中的怒火。

“斯拉!”直接是粗暴的將林茹身上的衣服撕扯開來。

隨著惚恍的燈光,衣服的撕裂直接透露在盛皇傲的眼前的是林茹吹彈可破的肌膚,顯得分外的誘人。

林茹咬了咬唇,強烈的屈辱感已經將自己的尊嚴完全的撕裂,可是為了賀允浩,她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就這樣的反抗。

直接是閉上了眼睛,呈現誘人的姿勢躺在了床上,就像是惹人宰割的魚肉一般的呈現在盛皇傲的麵前。

“隻有今晚。”林茹閉著眼睛,似乎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準備來迎接盛皇傲這一場報複的“腥風血雨”。

看著這樣的林茹,全身的血脈幾乎已經完全的噴張,可是林茹的話就像是銳利的軍刀一般的在紮著他的心臟,原來這個女人自始至終隻是把他作為一個交換工具!

“你覺得這麼重要的檔案,隻有今晚的一次,我就會那樣輕易的交給你?嗯?”盛皇傲的手指在林茹光滑的肌膚上進行著慢慢的滑動。

這樣細嫩的肌膚,每一寸他的手指都強烈的觸碰過隻是造化弄人,想不到曾經那樣相愛的兩個人現在居然隻是以一種交易的姿勢出現在這個房間裡。

聽見了盛皇傲的這一句話,林茹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死死的看向就在她身上的盛皇傲:“不然,你是什麼意思?盛老闆?”林茹有意的用這樣的稱謂來疏遠自己和盛皇傲的距離。

“老闆?好,既然你已經這樣的說了,那我也就跟你說清楚,這份檔案的價值和你陪睡一晚的價值可是完全的不成比例的。”這樣說著的時候,盛皇傲揚起的嘴唇就像是撒旦的微笑。

讓林茹覺得是分外的陰冷。

“那你是什麼意思?還需要什麼條件?”林茹死死的瞪著盛皇傲的眼睛,現在的她內心有著無限的怒火。

“睡到我滿意為止,睡到我煩你了為止。”盛皇傲的眼睛也對上林茹的眸子,帶著十足的戲虐,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可以忍到什麼時候。

“無恥!”林茹的眼睛裡幾乎要擠出血來,青筋已經透過白皙的皮膚根根可見。

“如果你想讓賀允浩就那樣的死在監獄中,也可以現在離開,我盛皇傲從來都不是勉強彆人的人。”盛皇傲從林茹的身上起來,轉過身,語氣清淡。

聽見賀允浩的名字之後,就像是戳中了林茹的軟肋一般,內心中即使已經被極度的憤怒填滿,還是不能轉身離開。

她欠了賀允浩太多太多,即使從始至終,她並不愛賀允浩,可是正是因為不愛所以欠下賀允浩的不能再多了。

直接將她身上其他的衣服撕開,全部**的走上盛皇傲的身上,直接是緊緊的抱住了盛皇傲。

“成交。”**的林茹的緊抱著盛皇傲的身體的時候,隻覺得自己已經將自己所有的尊嚴都拿來陪葬。

“你說的!”不知為何聽見林茹的這句話的時候,盛皇傲的怒火也是在不斷的進行著燃燒。

直接將林茹撲倒在床上,盛皇傲壓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