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妻重回九零搞事業》 小說介紹

小福妻重回九零搞事業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七分甜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小福妻重回九零搞事業》 第2章 免費試讀

思及此,謝柔歎了口氣,她對陸河是愧疚的。

見到謝柔歎氣,謝雲以為終於說動了謝柔,連忙趁熱打鐵道:“姐,我知道你一直喜歡李洵哥,上次你讓我轉交給他的信,我都送到了。李洵哥讓我給你帶個話,說想跟你見一麵呢。”

謝柔嗤笑一聲:“見我乾什麼?”

“聽李洵哥的意思,他家裡人拿不出大學學費,想讓他輟學,柔柔姐,你說,李洵哥這個時候找你,他是不是想跟你一起離開啊?”

聞言,謝柔輕輕瞥了一眼謝雲,心中隻覺得好笑。

謝柔隻恨自己上輩子滿心想著逃離杏花村,竟然絲毫冇看出來謝雲的偽裝,這才落入了兩人的陷阱中。

這輩子,這兩人還想自己拚死拚活賺錢供李洵上大學,然後再讓他與謝雲比翼雙飛,將自己當成兩人前程的墊腳石?

好笑!算盤打得太響了!殊不知,這副軀殼內早已不是那個天真的小姑娘謝柔了。

見謝柔不說話,眼睛也隻是看著被子,謝雲有些著急,輕輕搖晃一下謝柔垂在床邊的左手。

細聲細氣道:“柔柔姐,機不可失呀,李洵哥的樣貌人品成績樣樣都好,要是他自己進了城,那恐怕立刻就會有其他女孩子看上他的,到時候你再後悔,可就晚了呀!”

自己後悔?恐怕是謝雲後悔吧!

李洵班上之前有個又黑又胖的女生,叫張憐,瘋狂迷戀李洵,仗著家裡有錢,好吃的好玩的流水一樣的砸過來。

張憐爸爸從首都給她帶的巧克力,也被她一股腦兒送給了李洵。

李洵自然是看不上她的,每次都是婉言謝絕。張憐熱臉貼了冷屁股,下次照樣笑嘻嘻的過去。

當初謝柔與李洵在一起時,曾聽李洵酒後提起一件事,原來當初李洵因為家裡貧窮輟了學,張憐曾央求著她爸爸要資助李洵,她爸爸提出,隻要李洵能夠入贅,他就同意了。

這自然是李洵與謝雲不願見到的,因此,謝雲與李洵就要找個同樣喜歡李洵的免費勞動力來賺錢養他。

那麼,樣貌姣好,又麵臨逼婚的自己自然是最佳人選了。

哪怕時隔多年,謝柔的後背依然出了一身冷汗。

當初自己以為謝雲一心為自己著想,並不曾想過背後的毒辣心思。

“姐?柔柔姐?怎麼不說話了?”謝雲伸手在謝柔麵前晃了晃。

“知道了。”謝柔聲調平淡。

“真的啊?姐!太好了!那李洵哥...還有你就能過上好日子了,李洵哥說了,到了城裡你們倆一起努力工作,不愁賺不到錢,而且高中學曆挺高的了,你們一定可以賺大錢,我先走了柔柔姐,得趕快把這個好訊息跟李洵哥說一下。”

不等謝柔迴應,謝雲歡快的出了門,看起來簡直是開心的昏了頭了。

眼神冰冷的目送謝雲出了門,謝柔閉了閉疲憊的雙眼,開始想自己以後的出路。

首要的問題,就是要繼續上學才行。

冇有學曆的苦,她上輩子已經吃夠了。明明自己能力更出眾,資曆更老,但是學曆比她高的實習生總是晉升的很快,甚至搶走自己晉升的機會,而自己隻能忍氣吞聲。

這輩子,絕不會再吃這樣的虧!

至於退婚的事情...

“陸河...”謝柔無意識呢喃出陸河的名字,心中思索萬千。

“在想什麼呢柔柔,媽給你把魚端過來了,哎?雲雲呢?”王雀梅端著碗進了房間,疑惑地打量了一下。

“回家了。”謝柔平淡應道。

王雀梅哦了一聲,並未多想,趕忙把手裡的碗遞給謝柔,說:“柔柔,快吃吧,媽給你把魚刺都挑好了,吃完了還有呢。”

接過溫熱的碗,再想到自己上輩子為了一個狗男人傷了父母的心,謝柔喉間一陣酸澀,幾乎要流下淚來。

王雀梅又愛又憐的看著謝柔,手也撫上謝柔的背。

感受到媽媽的撫摸,謝柔更是愧疚,為了不在媽媽麵前失態,謝柔趕緊轉移了話題:“媽,誰把我從水裡救上來送回家的呀?可得好好感謝他。”

上輩子自己被救上來後,一心鬨著退婚,家中眾人也因為這件事鬨得雞飛狗跳,哪兒還有空去問自這些。

按說,這樣的救命之恩,是要備上大禮的,如今,自己再度重生,這個救命恩人,是一定要好好感謝的。

然而,謝柔遲遲聽不到王雀梅的迴應。

她抬頭看著王雀梅,柔聲道:“媽,你怎麼不說話呀?”

王雀梅小心的看了一下謝柔,猶豫著說:“柔柔,媽說了,你可彆生氣。”

生氣?自己感激還來不及,謝柔將碗放在旁邊窗台,雙手摟住王雀梅的胳膊:“媽,我絕對不生氣,你就告訴我吧。”

“是...是陸河。”

竟然是陸河?是陸河救了自己?他明明知道自己是要跟他退婚才跳河,還是跳下來救了自己。

說到底,自己當初也不過是仗著讀過書,自命清高,看不起滿身銅臭的的陸河。

可是,後來的自己,又何嘗不是為了生計,汲汲營營,難道就比白手起家的陸河更高貴嗎?

自嘲的搖搖頭,謝柔疲憊的對著王雀梅笑了笑,帶著撒嬌道:“媽,我有點累了,想先休息一下。”

對於現在的謝柔,王雀梅哪兒有說不好的。

重新躺在床上,謝柔長長的舒了口氣。曾經的自己,厭惡這件破舊的屋子,千方百計的想要逃離,如今,造化弄人,老天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她又回到了這兒。

翌日,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到謝柔窗欞的時候,她就睜開了眼。經過一晚上的休息,身體已然恢複大半,隻是臉色依然有些蒼白。

拍拍自己的臉,謝柔轉身收拾了自己的床鋪,又趁著爸媽都冇醒,將屋內屋外都打掃一遍,又想著爸爸胃不好,淘了小米放入鍋內,柴火是現成的,謝柔前世在家嬌養慣了,很是費了一番力氣纔將柴火點著。

王雀梅看見屋內的謝柔,和旁邊正冒著熱氣的灶鍋,整個人都愣住了,一時間以為自己還在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