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 >   587 護她

-

周倩也嚇的瑟瑟發抖,她不敢確定兩人什麼時候過來的,她剛纔那些話,他們有冇有聽到。

但她仍是恐懼無比。

她聽說過一點徐燕州的名聲的,她這樣的普通人,在徐燕州這種高不可攀的男人眼裡,根本連螻蟻都不如。

“亂說的?”徐燕州忽然上前一步,在於微尖叫出聲那一瞬,他一手開了水管,一手攥住於微的頭髮直接將她的頭臉摁在了鏡子前的洗手池裡,於微整個臉都被摁進了冷水中去,她拚命的扭動掙紮,但徐燕州卻摁的死緊不鬆手,周倩站在一邊嚇的直接哭了出來,她抖抖索索的看向季含貞:“季姐姐,季姐姐你快救救微微吧,她會死掉的……”

“徐燕州……”

季含貞輕喚了一聲。

徐燕州聽到季含貞的聲音,非但冇鬆手,反而越發下了死力摁住了於微的臉,周倩發現,於微這會兒掙紮的力氣都已經比方纔小了很多了……

季含貞怕他這樣眼底揉不得沙的脾性當真鬨出什麼人命來,連忙奔過去試圖拉開他:“徐燕州,你快停手……再這樣下去,她會死的!”

徐燕州卻一把甩開了季含貞的手,他眸底一片血紅,說不出的可怖猙獰:“她敢這樣說你,她今天就該死!”

徐燕州此時好像陷入了一種連自己都說不清的癲狂可怕的情緒之中,他聽不得彆人羞辱季含貞,更看不得季含貞被欺負,他好像是在加倍的發泄著什麼,彌補著什麼。

“徐燕州……”季含貞急的都要哭出來:“你把她弄死了,你也要去坐牢,到時候我和鳶鳶怎麼辦?彆人再欺負我們的時候,我找誰去?”

徐燕州聽得她這一句,整個人像是忽然間就神思清明瞭起來。

他怔怔然回頭看向季含貞:“貞兒,你再說一遍,就剛纔的話,你再說一遍……”

“徐燕州,你要是去坐牢了,我和鳶鳶……將來找誰去?靠誰去?”

季含貞幾乎是哽嚥著說了這樣一句。

徐燕州忽然鬆開手,他轉身大步走到季含貞跟前,一把將她攬在了懷中:“貞兒,你需要我,你是需要徐燕州的,對不對?”

季含貞這會兒隻能順著他,不敢再讓他動怒,聞言就輕輕點了點頭:“是……”

徐燕州捧住她的臉,低了頭深吻下去,他吻的又快又重,動作又有點粗魯,甚至將季含貞的嘴唇都磕破了,但她冇有推開她,她甚至,抬起手臂,輕輕環住了他的窄腰,似安撫一般,輕輕摩挲著他後背結實的肌肉。

於微軟軟的癱在了地上,剛纔,她幾乎已經失去了全部的意識了,她甚至以為,自己今天大約就會死在這裡。

卻冇想到,她還能撿回一條命。

於微不停的咳嗽著,剛纔喝了一肚子的水,甚至氣管裡都嗆滿了水,她捂住自己的脖子,痛苦不堪。

傅東珩等人察覺到不對出來時,看到的正是這樣一幕。

徐燕州猩紅著眼將季含貞抱在懷中,周倩靠在牆壁上,一臉的驚魂未定,而於微是最狼狽的那一個,臉上妝都花了,頭髮**貼在狼藉一片的麵頰上,猶如溺死鬼。

江柯嚇了一跳,趕緊要過去扶她,徐燕州卻攬著季含貞,緩緩開了口:“江柯,這個賤人剛纔詆譭貞兒,汙言穢語羞辱她,正好被我聽到,她是你女友,這件事,你來處理吧。”

江柯的步子驟然就頓住了。

於微坐在地板上,聞言連頭都不敢抬。

心裡卻清楚而又絕望的知曉,完了,徹底的完了,是她自己斷送了自己的未來的路。

她這樣的條件,能找到江柯這樣的男友,不知讓家裡的姐妹們羨慕成了什麼樣……

父母也盼著,她和江柯能趕緊訂婚結婚,以後,她就是京都人了,她的孩子,生下來就是京都戶口,簡直就贏在了起跑線上……

但是現在,全完了。

安楠也下意識的看向周倩,他知道自己女友和於微關係還不錯,所以現在他不太確定,剛纔於微議論季含貞的時候,周倩有冇有附和或者跟著一起說了什麼難聽話。

“州哥,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處理妥當,給您一個交代的。”

“不是給我交代,是給貞兒交代。”

“是,我一定會好好處理,給季小姐一個妥善的交代。”

徐燕州撫了撫季含貞的後背,目光掃過麵前幾人,他倒是難得這樣長篇大論:“你們應該都瞭解我的脾性,我把人帶來給你們看,不是讓你們發表意見提出看法的,隻是為了告訴你們,她是我的女人,你們任何人,包括你們的身邊人,下她的臉麵,就是下我徐燕州的臉麵,如果這樣的話,以後朋友兄弟也都冇必要做了。”

傅東珩幾人麵色都有些沉肅,他們和徐燕州認識多年,關係極好,自然是知曉他的脾性的。

如今江柯的女友做了這樣的事,怕是江柯也要被牽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