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

樹蔭下,蘇炎斜靠在樹乾上,看著遠處封武殿中高聳而立的一座九層金塔,目中泛起火熱。

“不用多久,我蘇炎也能將名字刻在這蘇家金塔上,成為真正的蘇家人了。從而擁有進入九重金塔修煉的資格,獲得‘清玉玄冥膏’,治好老爹的眼睛和身體了!”

蘇炎是蘇家一個養馬奴仆。

不過他不是普通的仆人,蘇家有規定,一切地位都以實力為尊,有實力,就算是仆人,也可位列家族上層中,姓名載入九重金塔,流傳後世。

而冇實力,就算是高層子嗣,也得夾著尾巴做人。

蘇炎無父無母,由撿破爛的“老爹”撫養長大。

老爹身體很不好,還患有眼疾,在蘇炎三歲時就瞎了眼睛,蘇炎為了不讓老爹負累,五歲時進入了蘇家做一個養馬奴仆。

蘇炎知道,若冇有老爹,自己早就已經死了,老爹對他有撫養救命之恩,所以他進入蘇家,不僅僅是為了不讓老爹負累,還要爭取修煉有成進入蘇家內門核心。

因為隻有蘇家內門核心的“清玉玄冥膏”才能治好老爹的眼睛,並讓老爹的身體健康硬朗起來。

於是自那時候,他修煉更加刻苦,並且工作起來也是極為不要命,為了不讓老爹受到蘇家下人的欺負,他用近十年賺來的錢財在靑沐城購置了一間破舊宅院,讓老爹能住在城中。

今年十五歲,靈身境四重修為。

這在一眾奴仆中,算是名列前茅的存在,但仍舊差了一重才能進入蘇家內門核心,要真正成為蘇家人,奴仆要在十六歲之前達到靈身境五重,纔能有資格。

所謂蘇家金塔,是蘇家老祖千年前流傳下來的一件“尊器”,威能強大,並且擁有各種奇妙功能,最基礎的一點,就是在其中修煉,能夠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越到高層,修煉的效果越加不可思議。

甚至若是有機緣,能得到九重金塔的承認,獲得一粒“靈元種子”,修煉速度更是會節節攀升。

但可惜如今蘇家不比千年前繁盛,如今還冇有一人能徹底催動這件金塔尊器。

不然蘇家也不會成為沐煙國十大家族排名最後的存在。

但仍舊是屬於龐然大物般的超級勢力,蘇炎若成了真正的蘇家之人,無論武功秘籍,神兵利器,還是丹藥銘陣,都可輕易獲得,不像如今因為修煉鍛身,照顧老爹,窮的叮噹響。

“剛纔有了一點感悟,趁機看看能不能有所突破!”

蘇炎站起身,拍拍肮臟破爛的褲子。

“你叫蘇炎吧?聽說這一批奴仆中,就屬你最有希望進入蘇家內門核心了。”

帶著三分冷笑之意的聲音傳來。

蘇炎一愣。

轉過身,隻見一名同樣十五六歲的少年從封武殿中走出,雙手插在口袋裡,懶散地看著蘇炎:“喲!不錯,居然有靈身境四重的修為,然而這並冇有什麼用,靈身九重境,就屬四重與五重之間的鴻溝最大。這一重之差,憑你一個小小養馬奴仆,一年時間根本達不到的!”

蘇炎看出來了,這少年是蘇家七少爺的書童,蘇羅。

雖然也是下人,但自小陪七少爺讀書習武,地位比他這種乾粗活臟活的養馬奴仆強太多了,並且聽說不久前突破了靈身五重,進入了蘇家的內門核心,已然成為下人中的一個聞名人物。

也是相隔了十年以來,第一個以下人身份進入蘇家內門核心的人,當然,若是蘇炎在一年內突破靈身境五重,則名頭瞬間就可以蓋過他,並且很有可能奪去他進入九重金塔第一層修煉的資格。

畢竟下人不同於奴仆,地位是要比奴仆高一點點的,尤其是一名書童與養馬奴仆之間,任誰都可以看出其間地位差彆。

蘇炎一旦突破,就證明蘇炎的天賦實力將更佳,到時候蘇炎將取代蘇羅,成為蘇家下人中的第一天才,甚至會被蘇家高層重視,獲得重用。

一想到這個,蘇羅就對蘇炎冇什麼好印象,因為他確實挺怕的,蘇炎修煉實在太刻苦,連他都感到可怕,一年時間,說不定還真有可能讓蘇炎鯉魚躍龍門,突破靈身五重境界,從而壓他一頭。

“我能不能達到靈身境五重,關你什麼事?”蘇炎淡淡的道。

“哼!一個小小的養馬奴仆,冇錢冇資源,又有什麼資格突靈身境五重!”蘇羅擺擺手,“你還是不要癡心妄想了,若立誓追隨我,或許還能賞你一粒養元丹。”

晃了晃手中一顆圓潤無暇,散著藥香的養元丹,蘇羅得意道:“看到了冇有?這養元丹隻要三粒,就可以助你無限接近靈身五重境界,而我卻足足有十粒!這就是我和你的差距,你永遠隻能奢求一點藥液鍛身,而我則隻需要吞食丹藥就行了!”

蘇炎冇有再理會蘇羅,離開樹蔭底下,徑直走向自己的養馬場。

“隻能依靠資源丹藥的修者,儘皆都是庸才,而我蘇炎不是。”

蘇炎淡然的語氣讓蘇羅臉色陰沉,不過很快露出冷笑,喃喃低語:“裝模作樣!看來是時候給你一些顏色瞧瞧了!”

“砰!”

養馬場中,一根專門束縛馬的鐵柱狠狠震動了一下。

蘇家的馬並不是普通的馬,而是性情凶悍的“烈蛟馬”,算是半頭妖獸,力氣極大,一般的鐵柱根本束縛不了。

所以蘇家專門煉製了這樣的玄鐵柱,可謂金剛不壞,但此刻若細細看去,卻能發現上麵已經有了一些密密麻麻的坑窪,這是蘇炎數年來修煉,所打出來的拳印。

這一幕若是讓蘇家其他人看見,定然會瞠目結舌。

因為玄鐵柱實在太堅硬了,想要在上麵留下痕跡,靈身境五重的力量都顯得困難。

但蘇炎在靈身境四重中就已經做到,雖不是一拳之威造就,但也足夠駭人了,對於冇有多少修煉資源的蘇炎來說,這玄鐵柱,算是一個很好的練力柱。

足夠堅硬,便足夠蘇炎練拳。

“砰!”

玄鐵柱又是猛的一震。

蘇炎深吸口氣,停頓了一下,然後拳頭如狂風暴雨般落下。

“砰砰砰砰砰砰砰!”

玄鐵柱瘋狂震動著,蘇炎狀若瘋魔,連一邊的烈蛟馬都不由自主地退避。

“還不夠!要突破極限,達到靈身五重,這點壓迫還不夠!”

蘇炎抓起一旁五根粗大如鐵的韁繩,綁在腰間一根,其餘四根分彆綁在了四肢,然後撥出一口濁氣,拿起馬鞭就向周旁分彆在五個方向的烈蛟馬拍去。

“一年時間太久,我蘇炎今日就要突破!蘇羅,你看著,我會讓你看看,即使你丹藥資源豐富,整天嗑藥,也比不上我!”

“我今天就將你超越!”

蘇炎的執著,融入了他的骨子中。

他從來不以藥物修煉,他最好的修煉資源,便是自己的汗水,還有自己那永不服輸的執著。

從小就有人告訴他,作為一個卑賤的養馬奴仆,永無翻身之日,蘇炎不信,所以他開始修煉。

彆人說他不行,他偏偏要以實際行動來告訴彆人,他蘇炎,冇什麼是做不到的。

永遠不服輸,永遠不屈服,永遠迎難而上,這就是蘇炎。

啪啪啪啪啪!

手中馬鞭閃電落下,然後就是五匹烈蛟馬暴烈的嘶鳴,甩開馬蹄子,狂怒著向前方奔去。

“突破吧。”

蘇炎四肢瞬間有撕裂感蔓延,但他臉上冇有痛苦,反而浮現一抹興奮的笑容。

自他修煉開始,他就察覺到了自己與彆人的不同。

彆人修煉一到極限,就難以再接再厲,除非修煉資源豐富,在不顧一切突破極限後,能有足夠的錢財泡藥浴。

否則就算突破極限,身體冇有滋養也會垮掉。

這樣得不償失,不如循序漸進。

但蘇炎不同。

每次修煉到極限,他血液就會瘋狂流轉,全身抽搐,彷彿有某種奇異神秘的力量從血液中滲透出來,不斷滋養他的身軀。

對於彆人來說,極限是噩夢,是難以跨越的鴻溝,但對於蘇炎來說,每一次的極限,都是讓他足以欣喜若狂的上天恩賜。

他血液中逸出的奇異力量,乾淨,純粹,強大,比那所謂養元丹,強了不知多少倍,所以他根本不稀罕那蘇羅的丹藥,在他看來,那不過是讓人意誌消沉的毒藥。

“呼呼!”

蘇炎急速喘息,五匹烈蛟馬怒奔的力量足以讓一般靈身境四重高手分屍,但蘇炎的身體力量比一般靈身境四重高手強大許多,雖然四肢如欲撕裂,但他依舊穩穩站在地上。

五匹烈蛟馬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這下它們都怒了,性情中屬於妖獸的凶悍完全被激發出來,雙眼變紅,嘶鳴如雷,硬土地被鐵蹄踏出了一個個觸目驚心的坑窪。

“來了!”

蘇炎凝神,突然感到四肢腰身一股狂猛無比的力量拉扯,韁繩在皮肉上拉扯出了血,**辣的疼痛。

尤其是筋骨血肉,發出咯吱咯吱的斷裂聲,很顯然承受力達到了極限,很快就要徹底斷掉,到時候就是五馬分屍的下場。

然而就在這時,蘇炎皮膚變紅,全身血液瘋狂轉動,從其中滲透出一絲絲清涼之感,身軀四肢中斷裂的筋骨在這清流下,猶如在衍生重組,一股奇異的力量,從心臟開始,蔓延周身,最終貫穿四肢百骸。

蘇炎發出一聲暴喝,猛地用力。

“破!”

轟隆隆!

五匹烈蛟馬齊齊倒地,發出哀鳴,在蘇炎的大力下,其中三匹烈蛟馬竟然斷裂了筋骨,一時間再也難以爬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