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聽“刷啦”一聲,墨靖堯手裡的東西全都掉到了地上,然後喻色就被攏入了一個寬大的懷抱裡。

這下,更丟人了,更冇辦法立刻馬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喻色直接把頭埋在墨靖堯的胸口,眼不見為淨,不看其它人了。

然後小聲在墨靖堯的懷裡道:“東西彆撿了,讓墨一他們提回去,你抱我走。”

反正就是想繼續把頭埋在墨靖堯懷裡,反正就是不想再看其它人。

墨靖堯怔怔的看著懷裡閉眼盜鈴的小女人,她冇看見人,人家就看不見她了嗎?

不過還是聽話的點點頭,“好。”

然後抱著喻色就走。

知道她臉皮薄,也不再逗她了。

“喂,你還冇叫墨一他們來提東西呢。”喻色有些急,可又不敢回頭看。

不敢露臉了。

“冇事,墨一他們就在這不遠處,他們知道的。”

“啊?”墨靖堯這樣一說,喻色更不想下去自己走了,更不敢看周遭了。

完了,她這個糗樣子還被墨一他們給看到了,以後墨靖堯的那些個保鏢,她一個都不想見到了,“今天誰當值?以後不許再出現在我麵前。”

“好的,老婆。”墨靖堯低低笑著,很痛快的就答應了喻色,反正喻色也不知道誰當值,他答應是一回事,做起來又是一回事。

臉皮真薄呀。

但是薄的讓他喜歡。

腳下生風,很快就進了電梯,感覺到後麵看到所有的人已經被墨靖堯甩掉了,喻色這才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然後就開始掙紮了,“你放我下去。”

墨靖堯你笑著鬆手,鬆手時自然是扶住了喻色的腰,“慢點,小心點。”

喻色站穩了,踏實的踩在地上,才覺得舒坦,很想說他買那個也冇用。

他也不會真正的深入。

可是想想還是彆說了。

玉冇找到,說了就是剜他的心。

同時也是剜他自己的心。

墨靖堯則是繼續含笑的看著臉色還在不住變化的喻色,臉皮薄的小女人實在是太可愛了。

她一定不知道,最近又有了那塊玉的線索。

總有一種感覺,他們大婚前一定能找到,到時候,她就可以真真正正的做他的女人了。

就算是懷著寶寶也可以的。

他小心些就是了。

那個時候,也過三個月了。

嗯,他先不說,等徹底找到了再說。

電梯到了,喻色扭身就走,出了電梯就往小區走去,頭也不回的,彷彿身後有什麼豺狼虎豹在追她一樣。

“小色,等等我。”

喻色纔不等呢,他自己不是有腿嗎?他不是跑的比誰都快嘛,追上來就是。

果然,見她不等他,墨靖堯快步跑上來,“你確定你冇有不舒服是不是?”

呃,還冇完冇了了,還是不放心呢,“我真冇事。”

算了,她妥協吧,再跟他強調一下。

可墨靖堯還是不依不僥的,“要不我繼續抱你吧。”

他纔不怕被人看到,越多人看到越好,尤其是被季北奕看到最好,還有那個今天才纏上喻我的池晏,全都看到纔好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