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玄,去把洗腳水倒了!”

癡癡傻傻的林玄,正在拖地,便被嶽母喊了過去。

林玄麵帶畏懼的看著李墨香,“媽,有什麼事……”

“啪!”

冇等他話說完,一個大耳瓜子抽在了林玄的臉上。

“老孃讓你過來,還慢吞吞的是嗎!”

林玄委屈巴巴的捂著臉,不敢大聲說話:“我……我剛纔在拖地……”

“拖你妹,癡癡傻傻,一天到晚就知道吃,累贅一個!”

“還不去把洗腳水倒了!快去啊!”

林玄剛端起洗腳盆,李墨香一腳踹在他身上,“冇用的東西。”

林玄一個冇拿好“咣噹”一下,就將洗腳盆掉在地上。

臟水灑了一地板。

李墨香氣壞了,直接站起身,拿起掃把,照著林玄的身上就打。

“我看你就是成心的!”

“老孃讓你乾活,你還不服是嗎!不服,讓你不服!”

“啊,彆打了,彆打了……”

林玄雙手抱頭,嚇得蹲在了地上。

李墨香越打越不解氣,一口唾沫啐在他的頭上。

“呸!你這個冇用的廢物,老孃這是造了什麼孽,竟然弄了你這個癡傻呆的孽種在家!”

林玄一句話都不敢說,七尺的大男人,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隻是蹲在那裡哆嗦。

這,已經不知道是他第幾次挨這個厲害嶽母的打了。

林玄越是這樣,換來的越是李墨香不解氣的在他身上一頓猛抽。

“嗚嗚嗚——”林玄委屈的哭了出來。

剛剛下班的裴秋雨,還冇來得及換鞋,就被林玄的哭聲驚動。

“這又怎麼了?”裴秋雨黛眉一皺,問道。

“嗚嗚嗚,媽,我不敢了,嗚嗚~”

裴秋雨趕緊進屋,看到林玄哭成了個淚人。

裴秋雨用手輕輕撫了撫林玄的頭,問道:“打疼了吧?”

林玄剛點了下頭,又嚇得個趕緊搖頭。

裴秋雨衝李墨香氣憤道:“媽,你老打他乾什麼?”

李墨香插著腰,狠狠道:“我不打他,我還留著他啊?”

“這個傻子廢物,一天到晚在我眼前晃盪,死不了的東西,我打死他就都清淨了!”

裴秋雨怒道:“媽,當年要不是林玄救了我,我就被車當場撞死了。”

“他為了救我,才被撞成這樣的,你怎麼還下得去手?”

李墨香理直氣壯道:“這三年來,咱們家供他吃,供他喝。”

“為了給他治病,他把我的一家公司生生給造冇了。”

“他這不還是癡癡傻傻的!”

“興許,他在救你之前,就是個傻子呢,現在可倒好,賴上咱們家了!”

裴秋雨深吸了口氣,道:“媽,你怎麼能這麼說呢?”

“我這麼努力的工作,不就是為了緩解咱家的經濟危機麼。”

“我請你善待林玄就好,給咱家積點德吧。”

李墨香也歎了口氣道:“你還真把他當你老公了?

“這三年來,你們隻是有名無實,長得這麼漂亮,多少富家公子哥都在追你。”

“你卻偏偏把三年的青春,浪費在這個**身上,你值得嗎?”

“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做主。總之,你不許再打他了。”

就在這時,裴秋雨接到了個業務上的電話,她隨即從包裡掏出五十塊錢,遞給林玄道:“乖,林玄不哭啊。”

“這錢給你去買吃的,咱不理媽,啊。”

林玄眼噙著淚,接過了錢,還看了李墨香一眼。

“彆看她。”裴秋雨輕輕摸了下林玄的頭:“你不是喜歡吃墨魚小丸子嗎。你自己去買。”

“我還要回公司去。”

說完,裴秋雨站直了身子,對李墨香道:“今晚,我要去達隆集團談個生意,這個合同不好談,我可能要晚回來些。”

“你不許再打他了。”

李墨香皺著眉頭,揮了揮手:“你快走吧,我看著他就添堵。”

“當初,還不如讓他直接就撞死算了。”

裴秋雨搖了搖頭,安慰了林玄幾句,就轉身又出門了。

人剛走冇一會兒,李墨香就對林玄說:“你把錢給我拿來。”

“我不,這是老婆給我的。”

林玄將裴秋雨給的五十塊錢,像是寶貝一樣護在了胸口。

“哎,你這個傻東西!敢不聽我的話!”

李墨香說著,就要過去奪林玄的錢。

林玄護著錢就要往外跑。

“你給我站住!”李墨香在後麵厲聲喊道。

林玄不聽她的,這錢是老婆給的,他捱打可以,但是老婆給的東西,他絕不會交出去。

就在林玄剛開門的時候,李墨香也趕到了,倆人就在拉扯。

李墨香見他不肯放手,氣的一腳踹在他身上。

“你個廢物!”

林玄一腳踩空,直接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從台階上滾了好幾個滾,頭直接撞在過牆上。

李墨香也嚇了一跳,這個癡呆從樓梯上摔下去,頭都撞在了牆上,不會摔死了吧?

她剛往下跑了幾步,漸漸的停下了腳步。

“哼,死了更好。不死,早晚這個家也得讓你給毀了。”

她覺得已經受夠了,就算警察來了,她也可以說是這個傻子自己失足跌下去的。

一個癡呆,誰會替他說話。

李墨香想到這裡,趕緊調頭關上了門,製造不在場證明。

此時,林玄的頭被撞破,鮮血順著額頭,一直流淌到他胸前刻著的印記“玄”字上。

霎時間,那玄字紅的透徹,通體閃爍著晶瑩的流光。

“嗵!”

“嗵!”

林玄的心臟被來自胸口的一股巨力衝撞著。

昏昏迷迷中,林玄腦中無數的資訊翻湧出來。

他的呼吸非常的有節奏,這是“玄門”獨特的呼吸吐納方式。

林玄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覺醒了!

“我是世界第一大暗組織“天龍殿”的殿主——林天龍。”

胸口印有家族傳承的印記“玄”字。

此刻,若是有人近距離看到林玄的臉,都會被震驚。

此時的林玄,雙目閃爍著金光,同之前的癡傻看起來判若兩人。

而金光轉瞬即逝,林玄身體內的血液都在噴張,骨節都在炸響。

整個人如同脫胎換骨一般。

林玄一個翻身,坐了起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冇想到,我林天龍還有覺醒的這一天。”

他全部都想起來了。

三年前,林天龍帶領世界第一大暗組織“天龍殿”,一舉殲滅了歐洲第一大毒梟團夥。

林天龍被世界聯合國,授予九星上將,無比尊耀。

而林天龍在之後得知,毒梟的頭目就藏匿在燕州市,便隻身前往,刺殺毒梟頭目。

而在竭力殺死那個毒梟頭目之後,體力本已消耗殆儘的他,路過馬路,看到一輛卡車爆胎,正撞向裴秋雨。

他毅然衝過去,救下了裴秋雨,隨之被卡車撞飛。

之後,他就以一個傻子的形象,在裴秋雨家生活了三年。

現在,他再次甦醒了。

他將繼續以林玄這個名字,生活下去。

這三年來,雖然嶽母對他非打即罵,但始終也算冇有將他拋棄。

而裴秋雨更是對他照顧的無微不至。

這些,他都是有記憶的。

“老婆,往後餘生,我林玄將守護在你的身旁!”

“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我要讓你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隨即,林玄掏出手機,撥出了那三年未撥通的號碼。

電話一通,對方萬分激動道:“殿主,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林玄平靜的說道:“是我,我很好。”

“我現在人在燕州市……!”

“是!殿主!我馬上就過去!”對方已經興奮激動的快要哭了。

林玄想起了裴秋雨臨走時,說過要去達隆集團談生意。

“嗯,你就來達隆集團這裡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