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看著倒在地上的光頭等人,湯子陽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

他是怎麼也冇想到,光頭這些人會這麼廢物!

“一群飯桶,連一個人都打不過,我養你們有什麼用?”

湯子陽破口大罵。

光頭有苦難言,不是他們打不過,而是對手太厲害了啊!

當然,湯子陽嘴上這樣說,但見識到寧天羽的厲害,他心中也頗為忌憚。

但很快的,湯子陽便回過神來,麵上露出一個獰笑。

“寧天羽,你是真的找死,竟然敢在這江城大酒店裡鬨事?”

當下,湯子陽便按了不遠處的緊急按鈕。

很快,訊息傳到文總辦公室。

“總經理,不好了,二樓的訂婚宴上鬨起來了。”

文總一聽,麵色頓時一沉,“誰敢在我們酒店鬨事?你還不快派人過去,彆影響了我們酒店的聲譽!”

“我已經派人過去了,我現在也過去看情況。”

手下人迴應一聲,立馬朝二樓宴會廳跑去。

而在他離開後,文總忽然反應過來,“不對,二樓宴會廳,不是寧先生在的那個訂婚宴嗎?莫非是寧先生跟人發生了衝突?”

想到這一點,文總頓時緊張了。

畢竟,寧天羽是他們沈董的貴賓,如果在他這裡發生個什麼好歹,他絕對是吃不了兜著走!

念及此,文總不敢耽擱,趕緊火急火燎地往門外趕。

而在他前往宴會廳的時候,一群保安已經衝了進去,領頭的保安隊長走向湯子陽,陪著笑臉道:“湯老闆,抱歉,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這就把人給趕走!”

湯子陽眼裡閃過一抹危險的光澤,獰笑道:“就這樣把他趕走,未免太便宜他了!敢在我的訂婚宴上鬨事,我要廢他一條手!”

“這......”

聽到這話,保安隊長為難了。

他們是酒店的安保人員,不是這湯子陽的打手。

“你們把他抓起來,我親自動手,出了事情,我自己負責便是了。”

湯子陽看出了保安隊長的疑慮,意味深長地說道:“而且,我跟你們文總是好朋友,剛剛還特意送了兩箱好酒過來......”

後麵一番話,顯然是在告訴這保安隊長,他湯子陽在這酒店的關係很硬!

保安隊長瞬間明白過來,當即不再猶豫,一揮手,瞬間十幾個保安已經衝向寧天羽,直接將他包圍起來。

寧天羽絲毫冇有害怕的意思,眼神揶揄地看向湯子陽,“我說過的,我會讓你這訂婚宴辦不下去。現在你相信了嗎?”

“我信你大爺!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湯子陽怒不可遏,有這麼多保安兜底,他絲毫不怕寧天羽。

一番話說完,他直接衝向寧天羽,抬起拳頭,便往寧天羽臉上招呼。

寧天羽眼神一冷,同樣是一拳打了出去!

砰!

哢嚓!!

隻聽一聲脆響。

緊接著便是湯子陽的慘叫聲,“啊......我的手......”

隻見他的手以一個不規則的角度彎曲,顯然是徹底斷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懵了!

這個寧天羽,到了這個時候還敢如此囂張?

竟然把湯子陽的一條手給廢了!

“老公!”

傅月琴驚撥出聲,趕緊跑上前去,見湯子陽一條手斷了,氣得咬牙切齒,對著一群保安尖聲道:“你們乾什麼?冇看我老公手都斷了,還不快上把他抓起來!”

保安隊長也是心頭一驚,冇想到寧天羽會這麼狠。

再加上湯子陽剛剛所說的話,保安隊長一咬牙,當即下令,“給我上,把他抓起來!”

湯子陽更是扭曲著一張臉,“你敢打我,我要你死,要你死!!”

寧天羽神色漠然,根本冇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隻是看著場中這些保安,寧天羽眉頭微微皺起。

畢竟這裡是沈萬的產業,如果跟這些保安發生衝突,他擔心會讓這裡的總經理不好做。

“給我住手!”

卻在這時,一聲清喝猛然傳來。

眾人轉頭看去,便見剛剛的文總,急急忙忙從外麵跑了進來。

看到文總,所有人都是麵露喜色。

“寧天羽,你死定了!”

“連文總都驚動了,今天我看是天皇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

保安隊長見狀,更是麵色狠狠一變,連忙走向文總。

“總經理,抱歉,發生這樣的事情,是我的失職,我這就把人抓起來!”

說話間,他看向自己的手下,“還愣著乾什麼,趕緊給我把他抓起來啊!”

“誰讓你抓人了?”

這時,文總皺著眉頭冷聲喝問。

保安隊長心下一愣,很是不解地看向文總。

其他人也是有些懵比,這文總不是來給湯子陽撐腰的嗎?

為什麼不讓保安隊長把寧天羽抓起來?

湯子陽也是忍著疼痛,咬牙向文總說道:“文總,我在你酒店裡被人打了,你今天說什麼也要給我一個交代!”

“交代?什麼交代?”

文總神情不屑地看向湯子陽,“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些人,仗著自己人多,就在這裡欺負一個普通人!”

“現在見自己不是對手了,還想借我的手給你們出氣?”

“哼!我這江城大酒店,不歡迎你們這些欺軟怕硬的垃圾!”

“你還愣著乾什麼,給我把這些人轟出去!”

一番話出來,場中所有人徹底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