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縱她入骨》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縱她入骨》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蜜桃茶茶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重生,洛凝楚暮,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凝寶,醒醒,快醒醒,你們老師剛纔打電話讓你去拿通知書呢!」迷迷糊糊間,洛凝耳邊響起熟悉的聲音,她嘴角露出一抹淒慘的笑容。看來,她真的已經死了啊,不然她怎麼會聽到奶奶的聲音呢。那麼,就讓她再貪婪一點,過

《縱她入骨》

第2章

免費試讀

「凝寶,醒醒,快醒醒,你們老師剛纔打電話讓你去拿通知書呢!」

迷迷糊糊間,洛凝耳邊響起熟悉的聲音,她嘴角露出一抹淒慘的笑容。

看來,她真的已經死了啊,不然她怎麼會聽到奶奶的聲音呢。

那麼,就讓她再貪婪一點,過奈何橋之前再看一眼奶奶的樣子吧。

洛凝慢慢睜開眼,看到麵前熟悉的麵容時,淚水瞬間奪眶而出。

「哎喲喂,我的大寶啊,你怎麼哭了呢?快彆哭了,考上大學是好事啊!放心,學費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奶奶哪怕是砸鍋賣鐵,都會讓我的凝寶去讀大學的!」

洛凝的奶奶一邊幫她擦眼淚,一邊笑眯眯的安慰。

由於常年乾活,老人手上早就裂開了口子,此刻摸在洛凝光滑的臉蛋上十分紮人。

這種感覺不癢不痛,但洛凝卻是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她猛地從床上翻起身,看了看奶奶,再看到房間內熟悉的陳列時,再也無法淡定。

這是怎麼回事?

她不是死了嗎?

再低頭看看她穿的衣服,這不就是十九歲那年她身上經常穿的那件睡衣嗎?

而她的胳膊上此刻也是一點傷痕都冇有,皮膚白皙,甚至連汗毛都能看見。

洛凝徹底震驚了,她使勁掐了一下臉,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氣,奶奶立即攔住她:

「我的傻姑娘喲,你是真的考上了,不要再這樣不確定了!快快快,奶奶給你煮了雞蛋,你吃完後去拿通知書,乖啊,奶奶還叫了親戚朋友來家裡吃飯呢,你回來後就幫奶奶收拾一下碗筷,咱家出了這麼大的事,當然得好好慶祝慶祝啊。」

奶奶轉過身在衣櫃裡幫洛凝找衣服,絮絮叨叨的說著接下來的安排。

淚水順著洛凝的眼眶再次落下,眼前的這一幕如此的熟悉,因為她還記得,十年前她剛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奶奶就是這樣跟她說話的。

洛凝再也忍不住,撲上去抱著奶奶放聲大哭,似乎要把這十年來受的委屈通通哭出來。

奶奶似乎察覺到了洛凝的不對勁,她回頭抱著她,溫熱的手掌再她背上輕輕安撫著。

吃完早飯騎著自行車去學校的時候,看著街邊熟悉的風景,洛凝覺得眼前的這一切夢幻又真實,原來她真的重生回到了十年前。

剛巧不巧,她還回到了取得大學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天。

上一世的今天,她拿到通知書冇有聽從奶奶和親戚的勸告,在宋嘉言甜言蜜語的誘惑下,不顧一切撕了錄取通知書,跟著他去了外地,打工供他讀書。

奶奶因為她的不懂事,被氣得一病不起,在她離開家後冇多久就過世了。

當時聽親戚朋友們說起時,隻是覺得奶奶過於小題大做,因為當時的她篤定,宋嘉言會給她想要的一切,會給她完美的愛情和幸福的生活,所以她纔會那麼義無反顧,為他當牛做馬那麼多年。

如今再回首,洛凝覺得當時的自己一定是豬油蒙了心,隻有經曆過才知道,她要為自己那個時候的蠢貨行為付出多大的代價。

洛凝騎車直奔學校,她停好自行車後直接去了老師辦公室,剛推開門,就看到一屋子的人。

嗬,都聚齊了。

徐小冉,宋嘉言,哦對了,還有楚暮。

洛凝站在門口,垂在身側的手慢慢握緊,凝眸看著不遠處的徐小冉和宋嘉言。

他們在辦公室上演的那一幕不停的在洛凝腦海中翻滾,她眼底慢慢聚起恨意,無比明顯。

「洛凝來了啊!快來,你的錄取通知書也到了,你們四個今年是咱們學校考的最好的,都考進了A大呢,屬實不容易啊!」

老師笑著把洛凝拉進辦公室,從桌上拿起錄取通知書遞給她。

洛凝接過通知書,看著燙金的幾個大字,心中百感交集,忍不住熱淚盈眶。

這算是上天給她的一次機會吧,這一次,她不要再做那麼蠢的事情,她不僅要去讀書,還要將宋嘉言和徐小冉踩在腳底下,為上一世經曆的那十年人間煉獄的自己報仇雪恨!

洛凝收起眼中的情緒,抬眸笑眯眯的看向老師:

「謝謝老師,對了,我奶奶說她今天下午在家裡擺酒席,讓您也過去呢!」

「好好好,我肯定會過去啊!洛老師也算是有心了,這麼多年照顧你,也算是有了回報。」

老師拍拍洛凝的肩膀感慨道。

是了,洛凝的奶奶是老師的老師,當年如果不是洛奶奶鼓勵他,他肯定走上了歪路。

拿到通知書後,辦公室的四個學生辭彆老師打算回家。

一出校門,宋嘉言就迫不及待的站在洛凝麵前,神色十分激動:

「凝兒!我們終於考上大學了!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你打工我讀書,我們一起奮鬥美好的未來!」

果然,他的說辭和上一世絲毫不差,洛凝心中冷笑,麵上卻依舊很平和:

「記得啊。」

她當然記得,而且永遠都不會忘呢。

「記得就好!凝兒,既然這樣,酒席還要辦嗎?」

麵前的宋嘉言是當初青澀的模樣,他雖然樣貌不是很出眾,可那雙眼睛生的極為好看,再加上能說會道的那張嘴,把洛凝哄得團團轉。

「當然要辦,我總不能讓奶奶食言吧?放心,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記得的。」

洛凝笑的意味深長,心底那條急於複仇的毒蛇吐著信子,朝宋嘉言和徐小冉慢慢的、一點一點的靠近。

這一世,她要讓徐小冉親自嘗一嘗,上一世她遭受的那些煉獄生活。

和徐小冉、宋嘉言分彆後,洛凝和楚暮一起回家。

因為他們兩家是鄰居,所以每次都是一起走的。

洛凝捏著通知書走在前麵,楚暮跟在她身後,看著她窈窕的背影微微出神。

「楚暮。」

快到家門口時,洛凝忽然停住腳步,雙手背在身後,笑容燦爛的看著他。

楚暮垂在身側的手慢慢捏緊,抬眸看著她:

「怎麼了?」

「其實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

洛凝朝他神秘的笑笑,然後轉身快速的跑回了家裡麵,留下楚暮一人站在原地出神。

許久,他終於明白她說的是什麼,那張宛若雕刻的俊顏上露出一絲寵溺的笑,然後抬腳走進了家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