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能享有紫卡的人一般都是什麼身份?

全都是有錢有勢,身份地位達到了一定程度的人。

這張卡不僅僅可以數愛大富貴免單消費,還能在包括金茂集團任何一出進行消費,包括在金茂集團開設的銀行裡透支現金。

也就是說持有這張卡,隻要是金茂集團旗下的任何場所,都能暢通無阻,享受最頂級的待遇。

包括能罷免他這個大堂經理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我說大姐,你到底有多少張美容卡啊,就不要拿出來丟人了好嗎?趕緊把錢拿出來付賬。”顧樂瑤有些不耐煩的嚷嚷。

顧寒霜渾身一顫,銀牙緊咬貝齒,哆哆嗦嗦的把手伸向皮箱。

可當她的手碰向皮箱的那一刻,她腦海中突然浮現出果果那張可愛的臉。

不可以,這皮箱裡的錢不能動!

顧寒霜嘴角揚起一抹絕望而淒慘的笑容,朝著鐘鵬伸出**的雙手。

“你報警抓我吧!”說完顧寒霜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一滴清淚從她的眼角滑落。

“您好女士,這張卡確實能夠免單!”鐘鵬臉上堆滿了笑容,微微弓著腰,表情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從你,變成了您!

雖然隻是一個字的轉變,可是卻是一個高度的昇華。

免單!

這話一出,現場瞬間陷入一片死靜,靜的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鐘鵬,又看看還在發愣的顧寒霜,感覺自己的耳朵出現問題了。

“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我怎麼聽到鐘經理說可以免單?”

“好像是啊,什麼時候美容院的卡也能在這裡免單了?我好像也有路邊人發給我的卡。”

“不會吧,我還以為是騙人的,我都丟了好幾張了!”

“什麼美容院的卡,你們是不是傻!”

顧寒霜的同事輕聲議論起來。

顧寒霜也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有點懵懵的問:“鐘經理你說......你說這張卡能免單?”

她感覺自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像是掉地地獄的那一瞬間瞬間升入天堂,讓她都冇能回過神來。

“是的,最尊貴的女士,您的這張卡就可以隨意在金茂旗下任何場合進行免單!”鐘鵬恭敬的說道。

雖然他的臉依舊保持著笑容,可是內心卻如同海嘯一般。

他起先也隻是抱著覺得顧寒霜不可能是老賴的態度去看那張卡,冇想到卻看到了傳說中的紫卡。

同時鐘鵬也在慶幸自己剛纔冇有發怒,直接讓安保把這幫人直接綁起來扭送警局,要不然這事情就大條了。

不管最後的原因是啥,隻要持著紫卡的人要開除他,他就完蛋了。

“真的嗎?”顧寒霜不敢相信的又問了變,眼睛都亮了。

鐘鵬點了點頭,恭敬地把紫卡還給顧寒霜。

然後招呼來服務員,對著她耳語幾句,那服務員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接著離開了一小會兒。

等到服務員回來時,手上還提著一個精美的包裝袋。

“最尊貴的女士,剛纔是我們唐突了,為表歉意,這是大富貴飯店給您的賠禮,希望您能大人不記小人過收下。”鐘鵬把包裝袋遞給顧寒霜。

打開一看,發現了裡邊是一瓶葡萄酒。

“天啊!”突然人群裡有人驚撥出聲。

“這居然是羅曼尼·康帝特級園紅葡萄酒!”一個很懂酒的客人突然驚呼道,臉上寫滿了震驚,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聽到這名字,隻要是稍微懂一點紅酒知識的人都驚呼不已。

這手筆是不是太大了?僅僅是道歉就送了一瓶這麼珍貴的紅酒。

要知道羅曼尼·康帝特級園紅葡萄酒可是能排進世界排名的,其年產量僅為450箱,稀少的產量加上羅曼尼·康帝酒莊的名氣,使得這款酒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

因為售價極高,且產量稀少,隻有極少數人有機會享用這款葡萄酒,不是豪門或者是位高權重的人喝都喝不到。

如果這一瓶是真的,那就是高達五十多萬RMB。

大富貴能給假酒?是真的無意!

“不可能!”

看著鐘鵬對顧寒霜畢恭畢敬,為了表達歉意還送出幾十萬的紅酒,顧樂瑤頓時就不爽了,心裡像是吃了屎一樣難受。

她不相信!

“鐘經理你該不會是看上我大姐,所以給她免單吧?我可告訴你哦,我大姐已經結過婚了,都有孩子了,,你想打她主意也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吧?”

顧樂瑤打死都不相信顧寒霜能有什麼狗屁紫卡,她都冇有,顧寒霜憑什麼有?

更何況還是她那個廢物姐夫給的卡,他這種人隻配踩在腳底,什麼時候能有這種高級待遇了?

鐘鵬很有眼光,也有很頭腦,僅僅是看一眼顧樂瑤就知道這人尖酸刻薄,屬於那種隻能自己好,看不得彆人好的女人。

也看得出這兩人脾氣性格都不和。

他自然也不會客氣。

鐘鵬冷哼一聲:“小姐,請你對我最尊貴的客人放尊重一點,也請你尊重我。我並不是看上了這美麗的女士,我也冇有這個資格,我之所以給她免單,是因為她持有紫卡。彆說是免單,就算是要無條件罷免我這個經理我也無話可說!”

頓了頓他又說道:“要是你惡意誹謗的話,我可以告你,我們公司有最權威的律師,我想讓你做個三五年的牢不是問題!”

此話一出,顧樂瑤瞬間就慌了。

她老公豐德海也麵色慘白的扯了下顧樂瑤的胳膊,示意她不要亂說話。

雖然他比鐘鵬有錢,可是卻不敢在這裡撒野,畢竟打狗也要看主人,金茂集團要碾死他就如同碾死一隻螞蟻這麼簡單。

顧樂瑤心裡那個狠啊,本想著要顧寒霜身敗名裂,冇想到自己卻像個小醜一樣蹦躂。

更讓她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顧寒霜會有紫卡。

肯定不會是那個廢物姐夫給的,指不定是顧寒霜勾搭了哪個野男人,在明麵上不好說,隻能借用楊旭的身份。

嗯,一定是這樣!

顧樂瑤越想越有這個可能,她那個姐夫是個廢物,就算知道自己被戴了綠帽子又能怎樣?還不是隻能配合。

這麼一想,顧樂瑤心裡就平衡了,雖然心裡還是酸溜溜的,但也冇有在開口說話。

拿著價值五十萬的紅酒,麵對眾人恭敬,羨慕的目光,顧寒霜有種雲裡霧裡的錯覺。

先前顧寒霜還以為自己要坐牢了,冇想到這一刻她卻從‘囚犯’變成了高高在上的女王!

一時間,顧寒霜心裡的那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而這自豪感竟然是楊旭給她帶來了。

整整三年,她第一次為他感覺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