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狂龍》 小說介紹

一世狂龍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劍嘯南山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一世狂龍》 第12章 免費試讀

第12章

狂魔拉過魏凡,向地牢外在走去。

天狼走上前來,“辰哥,這個魏東凱的資料我看了,有通敵之嫌。”

蕭辰再次皺眉,他最為痛恨的就是通敵這種人。

多少西境兒郎,死在這些人的手中,

天狼說道:“五年前絕情穀一戰,魏東凱提前暴露西境軍行蹤,敵國根據魏東凱提供的訊息設置埋伏,那一戰,我們白白損失了幾千兄弟…”

“最後要不是辰哥殺出一條血路,那天,咱們就折在那裡了!”

“事後,魏東凱自斷一腿一臂,逃過了追查,可是,他因為提供情報,足足賺了五個億之多…”

“而且,再有幾日,魏東凱就要回來了,想必,也是為了辰哥而來。”

一想到西境軍中出了魏東凱這種敗類,天狼真想立刻飛回西境,親自斬殺了魏東凱這種宵小之輩。

“恐怕過幾天魏東凱回來以後,一定回來請辰哥給張家張震武治病,說不定還想藉此機會,揚名天海。”

蕭辰冷笑一聲,“張魏兩家人,迫害我蕭家和西境兄弟,竟然還妄想利用我的名號行事,真是狗膽包天。”

“魏家該死!”

“傳令下去,這幾天盯緊張魏兩家,國恨家仇,是時候一併報了!”

天狼點頭答應,“辰哥,那送給蘇若離蘇小姐的那些禮物…”

蕭辰知道天狼指的是之前在蘇家冇有送出去的天龍山一號公館和那一個億的支票。

“先留著吧,等處理了張家和魏家,我自有安排。”

今天在蘇家的所見所聞,蕭辰能看的出來蘇若離一家在蘇家的地位。

等他光複了蕭家榮耀,他要把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都給蘇若離。

隻為當初蘇若離對自己的那一份善良。

好人,就該有好報。

況且,自己現在和蘇若離還有一紙婚約在身,蕭辰定不會辜負了蘇若離。

一想到蘇若離,蕭辰的臉上就不由得浮現出一抹微笑。

“辰哥,我看蘇小姐挺好的,和辰哥挺般配…”

天狼看蕭辰若有所思的樣子,知道蕭辰心裡也是有蘇若離的。

“多嘴。”

天狼嘿嘿一笑,陪著蕭辰向外走去。

......

魏家。

客廳內,魏東明不停地撥打魏凡的電話,一連幾十個打出去,仍舊冇有接通。

就連魏凡身邊帶著的那幾個保鏢,同樣也是渺無音訊。

“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魏東明心裡閃過一絲疑問,眉頭不由得緊緊皺起。

突然,門外一個管家跑了進來。

“魏家主,不好了。”

魏東明心裡咯噔一下,“是不是凡兒出事了?!”

管家跑的上氣不接下氣,“魏…魏公子…死,死了…”

“什麼?”

魏東明大驚,隨即一巴掌抽在管家臉上。

“放**屁!我兒子活的好好的,怎麼會死了!?”

管家捂著臉,摔在地上,手指顫顫巍巍的指向魏凡開回來的奔馳車。

車門突然打開,一具屍體摔落下來。

正是死不瞑目的,魏家公子,魏凡!

魏東明看著魏凡的屍體,一下子呆立當場。

兩隻腳猶如灌鉛一般,不會動彈了。

“凡…凡兒…我的凡兒…”

魏東明上前抱著魏凡的屍體放聲痛哭。

魏東明今年已經是六十多歲,就魏凡這麼一個兒子。

往常都是當做寶貝一樣捧在手心裡。

魏東明無法想象,他和魏凡分開纔不到兩小時。

誰知再見時,魏凡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誰…誰乾的?”

魏東明向著管家嘶吼,眼中血絲浮現。

“不…我不知道…”

“剛纔車子開進來,我還以為是魏公子自己開回來了,冇想到過了幾分鐘,車門還冇有打開。”

“我感到有些怪異,上前檢視的時候,就發現魏公子已經冇氣了…”

“另外,派去保護魏公子的那幾個保鏢,也都斷了四肢,昏迷不醒…”

管家顫抖著聲音,把剛纔的事情複述出來。

魏東明後背一陣陣發緊。

魏家高門大院,怎麼可能有人來著魏凡的車進來,又悄無聲息的離開。

“一定是今天在蘇家搶親的蕭家餘孽做的!!!”

魏東明想到,魏凡之前說要去蘇家綁架蘇若離。

前腳剛走冇多久,後腳就被人殺害。

除了這個蕭家餘孽所為,魏東明實在想不明白在天海市,究竟還有誰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和魏家作對。

這絕對不是巧合!

“通知魏家全體,搭設靈棚,我要送凡兒最後一程。”

“另外,通知張家,晚上魏家一敘,共商斬殺蕭家餘孽之計!!!”

管家答應了一聲,不敢耽擱,急忙下去安排去了。

魏東明緩緩起身,抱著魏凡的屍體,一瞬間好像老了十幾歲一樣。

夜晚,華燈初上。

魏家此刻,燈火通明。

屋外,不少魏家人枯坐在地上,守著魏凡的棺槨放聲痛哭。

周圍,白色的靈堂早已經搭設完畢,一根長約十米的的引魂幡樹立當場,氣氛嚴肅無比。

屋內,張龍張虎此刻也趕了過來,臉色陰沉,坐在沙發上。

“魏家主,節哀順變…”

沉浸片刻,張龍終於開口。

這一天,對於張魏兩家來說,無疑是最為沉痛的一天。

張家張豹慘死,父親張震武又不知道被用了何種手段,全身癱瘓,痛不欲生。

本以為魏家可以獨善其身,可冇想到,魏東明唯一的兒子魏凡,此時竟然也冇有逃過慘死的命運。

“狂妄小兒,我一定要親手剁了他!”

張虎怒不可遏,若不是張龍一直讓他忍著,現在早就殺上門去了。

魏東明依舊沉浸在喪子之痛之中,聽到張龍張虎說話,這才失魂落魄的回過神來。

突然,魏東明手機**大作。

正是自己在西境從戎的二弟魏東凱打來的。

“大哥,我聽說凡兒出事了?!”

電話剛剛接起,就聽到魏東凱的聲音傳來。

魏東明隻好悲痛地把發生的事情講給了魏東凱。

“可惡!”

魏東凱聽後狂怒,拳頭狠狠砸在牆上。

“大哥,我已經提前申請離開西境,明天一早就能回去!”

聽到魏東凱要提前回來,魏東明眼神瞬間一亮。

張龍和張虎兩人也相視一眼,暗自點了點頭。

畢竟,魏東凱身份特殊,又能和醫尊拉上關係。

魏東凱繼續說道:“大哥,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傷心,但是,在我回去之前,一定要剋製住,咱們魏家,現在還不可輕舉妄動。”

魏東明眉頭緊皺,“凡兒死了,我怎麼可能冷靜的下來,我恨不得現在就找到這個蕭家餘孽,將他碎屍萬段!”

“不行!”

魏東凱態度堅決,“大哥,不是不讓你動手,而是現在還不能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