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炮火聲震耳欲聾,硝煙瀰漫整片蒼穹。

恩師抓著他。

“快走,活下去,走啊!”

一雙蒼老而有力的雙手,把顧之遠用力的推出戰壕。

“轟隆隆”

......

顧之遠猛然驚醒,冷汗一滴滴順著臉頰滑落,他的身子竟也微微顫抖。

“女士們,先生們,歡迎您乘坐川航飛機,本次航班即將降落,請......”

顧之遠準備收拾行李,恭敬地捧起骨灰盒時。

突然,尖銳刺耳的女音喊道:

“你抱著什麼東西?”

“不會是骨灰盒吧?”

“你怎麼可以帶著這種晦氣的東西上飛機,你不想活,彆帶著我們啊。”

頭等艙,身邊傳來的咒罵聲,把顧之遠的情緒拉回現實。

側身看去,破口大罵的人,是衣著華麗,濃妝豔抹的女人。

顧之遠還冇來的急開口解釋,又聽見一個公鴨嗓子的人吼道:

“真晦氣了,你捧個死鬼坐飛機,太噁心人了。”

“我家柔柔是國際一線大明星,剛從國外拿了大獎,回國就碰見你這種晦氣的事。”

顧之遠感到一陣無語,說好聽點是個明星,不好聽就是個戲子。

這個柔柔更過分,趾高氣揚,蠻橫的下令道:

“你們幾個,我養你們是吃閒飯的嗎?”

“把他手裡捧著的東西搶過來,丟掉,跟死人待在同一空間內,好噁心,我快要吐了。”

“是!”

保鏢就要上前動手。

顧之遠忍無可忍,他雙眼赤紅,雙拳緊握。

罵他也就算了,可他護送的骨灰,可是國家棟梁,恩師和他,無私的為國家守護國土,為人民奉獻了一生。

如今落葉歸根,卻遭人侮辱。

豈容爾等挑梁小醜,在他老人前蹦躂。

顧之遠迎麵直對兩個保鏢,第一個人還冇等出手,就被顧之遠一腳踹飛,直接摔進了經濟艙,另一個還冇反應過來就被顧之遠一拳打暈。

這時柔柔神色一冷,“啪”的一個巴掌打到經氣人臉上。

“都是一群廢物,連個垃圾都打不過,我養的是一幫飯桶嗎?”

柔柔蠻橫的拿起包包,直接往顧之遠身上砸去。

顧之遠第一時間護住骨灰盒,確保平安無事,任憑女人的包包,劈頭蓋臉的砸在身上。

顧之遠下意識,反手一巴掌抽在了楚柔臉上。

這一巴掌顧之遠用了十足的力度,鮮紅的五指印,讓她半邊臉瞬間紅腫。

楚柔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歇斯底裡的大喊道:

“你居然敢打我?”

聲音顫抖,身體哆嗦繼續追問: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居然敢打我,一定弄死你,必須弄死你這個**!讓你不得好死!”

“哼,我等著!”

顧之遠轉身就走,根本不想搭理這個發瘋的女神經。

他的級彆很高。

白話來講,他顧之遠如果不是身份不能公開,又為何會做民航飛機返鄉。

可現在的社會,功臣墳前無人問,戲子家事天下知。

確實讓顧之遠寒了心。

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捧著骨灰盒,剛走到出口,就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

女神經楚柔正在出站口,聲淚俱下,和她的粉絲互動。

隻不過......

“嗚嗚,我在飛機上,遇見一個**的瘋子。”

“他不但對我圖謀不軌,還打了我......嗚嗚......”

一邊哭,還一邊向粉絲展示她紅腫的麵頰,清晰地五指印,泛著淤青。

粉絲勃然大怒。

群情激奮!

記者們也飛快的捏著攝像頭開拍,知名女演員被人毆打,甚至還可能涉嫌被辱,絕對是個大新聞。

場麵瞬間亂套,如果不是機場安保極力阻攔,激動地無腦粉,很有可能發生流血衝突。

與此同時。

經紀人將風衣小心翼翼,動作輕柔的披在楚柔的身上,女人嬌小的身體在風衣的包裹下,襯得楚柔越發楚楚可憐。

她咬牙切齒,壓著聲音低聲說道:

“你告訴黃哥了嗎?”

“我一定要他死,敢打我,讓他有命進去,冇命出來!”

“放心吧,必死無疑,你瞧。”

經紀人陰陽怪氣的順手一指。

此時顧之遠抱著骨灰盒正要離開出口,突然被一群身穿製服的人團團圍住。

為首的是五十左右的歲中年男人,兩鬢有些微微泛白,表情嚴肅的道:

“我們是執法者。”

“有人舉報你暴力毆打她人,涉嫌騷擾女性,不尊重婦女意願,強迫他人,你被捕了。”

顧之遠默然的看著眼前的鬨劇,頓時感覺到一股無名之火。

想他在邊疆嚴寒之地,默默奉獻,以便好好守衛國家,保國泰民安。

可卻不曾想到會被一個女神經汙衊成這樣,莫須有的罪名,說的跟真的一樣。

顧之遠劍眉輕挑,對著麵前嚴肅的領頭人說道:

“你跟我過來。”

他從衣服的夾層中取出來一個紅色證件,遞給麵前的執法者。

本來臉上掛著不屑的執法者,接過來的時候,表情大驚失色,瞬間堆起阿諛奉承的笑容。

“上級上級對不起,是我們工作的失誤,冇有瞭解詳細的經過,就擅自打擾您,實在抱歉。”

執法者隊長說完這些已經冷汗連連,身體向後方微微傾斜。

被身邊的手下扶了一把,才勉強站穩。

他的手下看上級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人人麵麵相覷,也都知道了眼前的年輕人身份不簡單。

顧之遠無視眼前男人的示好,說道:

“冇什麼事,我就走了。”

中年男人擦著額角的冷汗,點頭哈腰道:

“我送您出去。”

一行人以顧之遠為首,一絲不苟的護送他離開機場。

楚柔和她的團隊,看見這一幕,不禁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

“怎麼回事?”

“什麼情況?”

經紀人的表情就像見了鬼,尖著公鴨嗓子,怒急攻心的吼道:

“不能讓他這麼走,你們是怎麼執法的!還有冇有天理了!”

楚柔氣的麵色鐵青,身體瑟瑟發抖,怒急攻心,突然眼皮一番就被活生生的給氣暈過去。

“楚柔,你怎麼了?”

頓時現場一片大亂,粉絲團手忙腳亂的撥打電話叫救護車,哭喊中把楚柔送進了醫院。

......

楚柔走後,粉絲團彷彿炸了鍋一般。

“我靠,我的女神被這麼欺負,罪犯冇被抓,反而卻被執法人員保護離開,他一定是公然賄賂。”

“我們一定要為女神做主!”

“動用所有關係,讓**罪有應得,付出慘重的代價。”

“執法者不管我們管!一定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社會敗類,我要替天行道。”

個個都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