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凝就好似害怕傅君墨冇有聽清一樣,她緊緊的蜷縮成一團,竭儘全力的又說了一遍,“傅君墨,我們離婚。”

傅君墨卻是麵色冷硬的看著安凝,而垂在身側的手卻是緊握成拳。

“離婚?你又想玩兒什麼花招?!”

原來,她在他心裡隻是這樣一個不堪的人。

“傅君墨,我累了,我……放過你,你也,放過我吧。”

她會走的遠遠的,不論生死,他們以後各自天涯。

“做夢!”傅君墨猛然喝道,“想這麼輕易的就離開我遠走高飛過逍遙自在的日子?安凝,這世界上冇這等好事兒!我說過的,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安凝望著傅君墨,她輕聲問他,“現在的我,和生不如死,又有什麼區彆?”

她放下捂在臉上的手,掀開杯子,當著傅君墨的麵兒脫下了病號服,將自己滿是傷痕的身體暴露在他眼前。

“看到了嗎?”安凝這一次並冇有去看傅君墨,而是看著傅欣然,眼底空洞,“……我遭受到了比你還慘百倍的事情,你滿意了嗎?”

傅欣然看到安凝一身傷痕時,不由得後退了一步。

她確實知道一點安凝的事情,可她不知道,不知道安凝會被整的這麼慘。

“安凝!”傅君墨的怒氣好似已經達到了頂點,“你怎麼就這麼不知廉恥?!你彆忘了我對你的警告,你要是——!”

“我們離婚,隻要我們離婚了,我發誓我不會再出現在你們任何人麵前,你自然也就不用再擔心我會對她們下手了,不是嗎?”

“不可能!想跑,不可能!”

音落,傅君墨冷硬著一張臉,轉身直接離開!

而原本還因為安凝提出離婚的事情而興奮不已的顧溫雅此時卻是氣的恨不得生吃了安凝!

“你等著!”音落,顧溫雅追著傅君墨就去了。

她必須,必須讓他儘快把這個婚給離了!

……

兩個月後。

安凝懷孕了。

孩子不是傅君墨的。

當她得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她坐在醫生辦公室裡大笑到哭。

她竟然……懷孕了。

她竟然在那場煉獄裡,懷孕了!

醫生有些不放心的看著安凝,又看了看自己手裡的資料表,眼前的這人的確是結婚了,可是為什麼他從她的臉上看不到一絲喜悅?反而是無儘的……絕望?

“安女士……”醫生有些不放心的看著她。

“打掉。”安凝緊捏著拳頭,嗓子乾澀的厲害,可她依舊一字一頓的對醫生說道,“請幫我,送走他。”

“安女士,你的身體現在的確是不怎麼好,可隻要好好的靜養,養育孩子還是冇有什麼問題的,你……”

“不,我不要!不要!”她怎麼能要這個孩子!這個孩子會時刻提醒她當初非人的遭遇,她如何可以去愛這個孩子?

既然如此,那……那還不如讓他從未來過這個世界!

“好好好,彆激動,我們慢慢的說。”醫生對安凝做了一個安撫性的手勢,“你能告訴我……”

“請儘快給我安排手術。”安凝的掌心已是一片血漬,可她好似根本就感覺不到疼一樣,麵色鎮定如常。

醫生看起來還是有些為難,“你要不要……回去和你的家人商量一下?這……”

家人?

她早就冇家人了。

曾經傅君墨是她唯一的家人,可現在,冇有了,她什麼都冇有了。

“死了。”安凝的嗓音冷到了極致,“我現在隻有我自己。”

“我怎麼不知道我死了?”醫生辦公室裡兀然響起傅君墨的聲音,他就站在安凝的身後,墨瞳裡滿是冰冷。